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

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

二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静是卑微到尘埃里的可怜人,母亲早逝,父亲不疼,还想拿她换取利益,她只能靠着女扮男装的身份勉强苟活着。厉宸夜跟她完全不一样,他是江城最出名的男人,也是她姐姐的未婚夫,是她未来的姐夫。姐姐的订婚宴上,乔静好心扶了醉酒的厉宸夜一把,结果跟他产生了不可告人的纠葛。因为自己女扮男装的身份,她不能为自己讨回半点公道,只能在男人醒来之前,先行离开!

主角:乔静,厉宸夜   更新:2022-07-16 03: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静,厉宸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由网络作家“二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静是卑微到尘埃里的可怜人,母亲早逝,父亲不疼,还想拿她换取利益,她只能靠着女扮男装的身份勉强苟活着。厉宸夜跟她完全不一样,他是江城最出名的男人,也是她姐姐的未婚夫,是她未来的姐夫。姐姐的订婚宴上,乔静好心扶了醉酒的厉宸夜一把,结果跟他产生了不可告人的纠葛。因为自己女扮男装的身份,她不能为自己讨回半点公道,只能在男人醒来之前,先行离开!

《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精彩片段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

乔静撑着酸痛的身体,下了床。

从一地的衣服中,她捡起束胸带,将丰满的胸部缠住,直到看上去很平整。

她快速的穿上衣服后,回身看向那个还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

乔静哭肿的眼睛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

厉宸夜,她未来的姐夫,江城最出名的男人!

厉宸夜从十八岁时候就接手了厉氏集团,然后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将业务拓展到了全球。

其涉及领域更是广泛,小到衣食住行,大到航空科研。

而她却是低进尘埃的卑微之人,靠着女扮男装的身份苟活着。

如果今天不是他和姐姐的订婚宴,如果今天没有看他酒醉,好心上前扶上一把。

或许,她此时也就不会被睡了。

这一夜甚是荒唐,而她却因为女扮男装的身份,不能为自己讨回半点公道。

乔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她不敢想这件事情被人发现后,等待着她的后果是什么。

所有的苦只能她自己默默的咽下。

乔静不敢久留,趁着厉宸夜熟睡中,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关于这一夜,乔静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一夜就当被狗咬了,只是......她的第一次不能留给她未来的丈夫了。

厉宸夜清醒时,身边已空无一人。

只有淡淡的清香还萦绕在房间里,勾起他的记忆。

他记得昨晚在订婚宴上,他被人下了药,身体不受控制地要了一个女人。

女人不住地哭喊让他放了她,可他却像猛兽一样不知疲惫地索取,甚至因为是第一次开荤的缘故,他要了她好几次。

等到醒来时,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只在床单上留下了一朵如花的血迹。

男人微微眯了眯双眼,对这个一声不响离开的女人,有了那么一丝兴趣。

在江城,不知多少女人想爬上他厉宸夜的床,然而这个女人却在被他夺了清白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有意思。

“给我查下昨晚的监控,”厉宸夜让助理送了干净的衣服过来,吩咐道:“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给我下药。”

他的语调很慢,却有着足够的威慑,让人不敢放肆。


乔静回到乔家时,天光已经大亮。

等着她的是乔家家主乔振辉,也是她的父亲,他端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看到一夜未归的乔静,乔父乔振辉威严地瞪了他一眼,语气里充满着厌恶:“到底是那个贱女人养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乔静的心像被刀扎般,她的一夜未归,在父亲的眼里却只是没有规矩。

而母亲是为了他付出一生的女人,在他眼里却也只是贱女人三个字!

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值得她去爱,去尊重!

可是,如今她卑躬屈膝的活在乔家屋檐下,不为自己,也要为病床上的母亲。

所以乔静隐忍的低下了头,暗自的攥紧拳头,然后胆怯道:“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现在你到了乔家,就要把这些上流社会的规矩都学起来,把你身上的坏习惯都给我收一收,不然就是家法伺候!”

家法……

听到这两个字,乔静身子本能的抖了一抖。

乔家的家法,是被家主用皮鞭抽一百下。

对于这一百下的皮鞭抽打,她是记忆犹新。

那时,她初到乔家,脑中一直谨记着母亲的话,对人对事,她小心翼翼。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着了道。

她只是无意中碰了一下乔欢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表,后面就被诬陷她偷了乔欢的手表。

当时的乔振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请了家法,将她狠狠毒打了一顿,她整个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硬生生的在床上趴了三个月,才好起来。

也是自那以后,乔家人对她更是狗眼看人低,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人心险恶。

“对不起,我不会了。”乔静又无力的重复了遍。

乔振辉显得有些不耐烦,但又耐着性子警醒的说道。

“如今我们家已经和厉家定了亲,你身为我们乔家人自当严明自律,千万不要给我们乔家还有你姐姐丢人!”

听到厉家,乔静不自觉的想起昨晚上和厉宸夜的事情,脸蛋不由的浮出了一朵红晕。

而乔振辉瞧着她低着头,双手抓着衣角的边缘,一副懦弱胆怯的样子。

越看越生气,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窝囊儿子!

要不是乔家需要继承人,他早就把他赶出乔家了!

最后乔振辉摆了摆手,让乔静回自己房间去,眼不见为净。

乔静回了房,小心翼翼地将门锁上。

然后才拿上替换的衣服,进了浴室。

为了不被人看出她穿了束胸带,她的衣服都是宽松肥大款的,再加上本来就身子瘦小,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也难怪乔欢每次都会笑话她是个娘炮!

将缠在身上的束胸带一层一层地扒掉,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面前的镜子蒙了水汽,乔静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短发俏丽的自己,不免有些难过。

十八年前她母亲是乔振辉的情妇,而她是乔家的私生女,但为了能回到乔家,母亲让她一直以男孩子身份活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乔家除了乔欢这个女儿,就再无子嗣。

为了乔家的未来,乔振辉不得不将她这个遗落在外的‘儿子’找了回来。

这十八年来母亲为了养育自己,落下了重病,高额的医疗费让乔静也不得不依靠乔家,所以她选择乖顺的回来,当那个所谓的继承人。

乔静记得自己刚来到乔家时的情景,乔家上下对她冷眼相待,没一个人喜欢她,就连父亲对她也是一副十分厌弃的样子。

她苦笑了声,手指抚过白皙的身子,那上面还留有昨天夜里厉宸夜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那遍布全身的吻痕,不难看出昨晚她被厉宸夜折腾得有多么惨。

当灼热的手指触碰到肌肤时,乔静全身一颤,脑海中不免浮想起昨天夜里,厉宸夜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和线条分明的身姿,还有在她耳边的呢喃低语的样子,以及那炙热的吻。

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

她这十八年来,从未跟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就连在学校都没有和男同学单独说过话。

如今却和厉宸夜做了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可是乔欢的未婚夫,是她的姐夫。

她现在应该祈祷的是,千万不要被厉宸夜发现昨晚他睡的那个女人是她!

要是她的真实身份被拆穿了,被逐出乔家事小,要是连累到乔家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才是真的完蛋!

……

此时的厉宸夜已经回了厉氏集团,看到特助呈上来的监控记录,他问道:“有什么发现?”

“报告厉总,昨晚上订婚宴大厅上的监控被人人为损坏,并没有拍摄到是谁在您的酒里下的药。”特助一边说着,一边满头是汗,“在您去房间的路上,有监控拍到,是一个男人扶您进的房间……”

厉宸夜双目微沉,道:“可有看清是谁?”

特助将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他,厉宸夜扫了一眼。

照片上是个陌生男人,但仔细看去,更像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从照片上看去,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个头上也矮了他一个头,直到他肩膀处。

身子骨也瘦弱的很,他只是略微靠在他的身上,就一副要把他把他压垮了似的。

这个人,他可是从未见过。

特助接着说道,“后面的监控也坏掉了,所以无法得知这个男人是何时从您的房间里出来的。”

“给我去查。”厉宸夜捏紧了手中的照片,语气不怒自威。

想必他被下药和这个臭小子脱不了干系!


晚上,乔家客厅。

“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也没把握住?”

“妈,我明明给他下了药,还命人把大厅的监控给弄坏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会没来我的房间……”

“你啊就是蠢!让你跟着他你不肯,白白浪费良机。这厉宸夜从来不近女色,就算跟你订了婚也不碰你,这样你这肚皮什么时候才能有反应?你不生孩子怎么在厉家站稳脚跟?”

乔欢之所以能够和厉宸夜订婚,还多亏了乔家祖辈与厉家是世交的关系。

早在二十多年前,双方爷爷辈还在世的时候,就因一句玩笑话,给双方孙子辈定下了婚约。

此事,一开始大家都未曾当真,直到如今的乔家已经不是当年的乔家后,为了能让乔家回到当年的光景,乔振辉只能不顾一切的将这个婚约履行到底。

谁知,在这最后关头,还是掉了链子。

“我知道了,妈,你别说了,乔静来了。”

乔欢正在和乔夫人说着昨天夜里的事,看到乔静下楼后,她立马噤了声。

已经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乔静被佣人叫下来用饭。

今晚用餐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她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听着乔夫人阴阳怪气的数落。

“真当自己是乔家大少爷了,吃个饭还要三催四请的,还有这学都不用上啦?老师可都是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因为被厉宸夜折腾了一夜,乔静实在没有精神去上课。

“我今天不舒服,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乔静往嘴里扒拉着饭粒,解释道。

一旁的乔欢,不屑的补了一句,“呵,我看你就是想在我们乔家白吃白喝!”

这傲慢的样子和平日在乔振辉面前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乔静还记得第一天来乔家时,乔欢当着乔振辉的面,对着她一口一个亲弟弟,那亲切的模样,还让她感动了许久。

可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乔欢和乔夫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是作秀,为的就是找机会将她赶出乔家,因此才有了后面的设计陷害。

面对这对母女的刁难,乔静选择沉默,她只想快点吃完离开,可当她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开时,乔夫人发话了。

只听她说道:“看看你这窝囊的样子,真是丢人!不过算你命好,竟然能娶到夏家千金,到时候你们结了婚,可别给我们乔家丢脸。”

什么?

结婚?

乔静一愣,猛地抬头看向乔夫人。

“什么夏小姐?什么结婚?”

乔欢在一旁冷冷的笑道,“夏家可是江城的名门望族,别人想娶夏小姐都没这个福气,你这个私生子就偷着乐吧!”

关于夏家大小姐夏静然,一直有传闻说身子不好,经常生病。

前些日子,夏家老太太不知听了哪位大师的话,要给她的宝贝孙女招个命格好的佳婿上门。

全江城的未婚男子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递了上去。

而乔静的生辰八字也被乔欢母女俩给趁机送了过去,为的就是将乔静赶出乔家。

谁知乔静还真被选上了,这可把她们母女俩乐坏了。

“爸,他知道吗?”乔静咬着唇,轻声问道。

她一个女人,居然要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乔振辉找他回来不是要做继承人的吗?

他愿意让自己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吗?

听到这话,乔夫人一时语塞,她下意识的看向乔欢。

关于要将乔静送去夏家做上门女婿这件事,乔振辉是不知道的。

只见乔欢高傲地抬起下巴,鄙视地看着乔静道:“爸会同意的,等以后我嫁进了厉家,生下了儿子,乔家的财产就轮不到你这种下三滥的私生子来继承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跟个娘炮似的!”

明明是出生豪门的名媛,说话却这般尖酸刻薄。

乔静默默忍耐着,她可以忍受乔欢的侮辱,但是娶妻只会让她的身份加速曝光。

为此,她第一次在乔家反驳了乔欢的话。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娶那位夏小姐的。”

听到一向懦弱的乔静说出反抗的话语,乔欢母女俩,气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乔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乔静说道,“你居然敢不同意?我警告你,你必须乖乖的当夏家的上门女婿!”

“我不!”

乔欢见乔静态度如此坚决,眼咕噜一转,冷笑道:“好啊,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你妈妈的治疗费我们乔家不出了。”

果然,此话一出,乔静安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

见乔静不反抗了,乔欢母女俩对视了一眼。

乔欢很是得意,“乔静,只要你乖乖的去给夏家当女婿,你妈妈的费用就不会断。”

无奈,乔静只好趋于命运,声音微弱地应道,“好,我知道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