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阅读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全文阅读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仙中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这是“仙中客”写的,人物裴玄云卿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主角:裴玄云卿   更新:2024-07-10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玄云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阅读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由网络作家“仙中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这是“仙中客”写的,人物裴玄云卿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全文阅读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精彩片段


“我刚才跟叔叔婶婶们开了个玩笑,裴玄能力出众,我为何要跟他和离?

至于爵位,我的儿子有国公府继承,何须惦记着娘家的?

改明儿我去趟宫里,询问姑母的意思,看看她老人家怎么说。”

二老爷听了这话,瞬间反应了过来。

想到老三两口子那番漂亮的回答,再想想自己跟妻子的回答,后背顿时渗出了一层冷汗。

他隐隐感觉侯府爵位与他无缘了。

“卿儿,二叔刚才气糊涂了,这才说了那些不中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说完,他又狠瞪了身侧的婆娘一眼。

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妇,竟翻出了当年的那桩旧事,专往人家心窝子上捅。

这下好了,把人得罪了个彻底。

二夫人也知自己闯了祸,满脸灰败的望向裴玄。

“卿儿,二婶这张嘴就是欠打,但我没有恶意,你就当是废话,左耳进右耳出。”

那么歹毒的话还没有恶意?

裴玄心中冷笑,面上却依旧维持着客套。

“二叔三叔先回去吧,爵位之事容我再考虑考虑。”

三老爷二话不说,领着妻子退出了会客厅。

二老爷还想说些什么补救,可对上侄女不耐的目光后,只得转身离开。

见妻子还愣愣的站在原地,他冷声低喝:

“无知蠢妇,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丢人现眼吗?”

“……”

目送几人离开后,裴玄伸手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立在一旁的青兰担忧的问,“他们会不会去国公府告状,说您存着和离的心思?”

裴玄嗤笑出声,“对于贪慕虚荣的人来说,荣华富贵是世人都会追求的东西,

裴玄如今风头正盛,在他们看来,我就该紧紧抱住国公府的大腿不撒手,

今日这一出,他们只当我是在试探他们对我的真心,不会往深处想的。”

青兰松了口气,又问:“您这么吊着他们,是另有打算么?”

裴玄微微垂眸,一字一顿道:

“我要让他们狗咬狗,等两败俱伤后再扶持旁系子孙袭爵。”

青兰笑着开口,“估计打死他们也不会料到您会直接来一招釜底抽薪。”

“呵。”



前两日,太后宣相府嫡女苏雪柔入宫为她抄写佛经。

据说当晚她留宿在慈安宫,并未回府。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整个盛京都沸腾了。

不为别的,只因所有人都在猜测太后与陛下是不是已经内定苏氏女为后了。

当年的盛京双姝,一个嫁入庆国公府,婚姻满地鸡毛。

一个即将为后,母仪天下。

同样尊贵的身份,同样惊人的容颜,结果却大相径庭。

这有父兄撑腰跟没父兄撑腰的区别,可见一斑。

裴玄曾经再出色再贵重又如何?

伴随着永宁侯的病故,这位明珠注定要碾入尘埃,遭人践踏。

春熙堂。

裴玄正在抄太后罚的女戒。

青叶在一旁咋咋呼呼的,将市井上听来的消息倒豆子似的全倒了出来。

“姑娘,他们真的太过分了,把苏雪柔捧上天,却将你踩进了泥地里。”

裴玄笑了笑,边写边道:

“他们倒也没说错,如今我确实是地里的泥,与苏小姐比不了,

谁让她有个百官之首的爹,而我父亲已经化作了白骨呢?

还有,她嫁得比我也好啊,以后我见到她,还要三拜九叩行大礼呢。”

青叶直接气哭了。

“凭什么?”

裴玄有些好笑,“因为她是一国之母啊,不跪的话要掉脑袋的。”

“……”

青兰端着托盘走进来,里面放着银耳羹。


她口中的雅雅就是程霖的胞妹程雅。

两年前嫁给了康宁长公主的独子宋淮。

因为是青梅竹马,日子过得倒也和美。

只是头胎生了个女儿,长公主颇有不满。

这一胎,但愿她能得偿所愿。

青兰开口提醒,“太后娘娘稳固了您的正妻之位,您可以放心去公主府探望了。”

裴玄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在理,点头道:“那咱们明日就去。”

青兰笑着应是。



庆国公府。

荣安堂。

徐氏病恹恹的靠在软榻上,脸上满是疲惫之色。

她刚应付完后院里那些姨娘庶女们,有些心力交瘁。

对裴玄的恨,也攀升到了顶点。

要不是还惦记着那妒妇的嫁妆,她早命儿子写下一封休书,将她扫地出门了。

想她在庆国公府的后宅里威风了半辈子,临了却被一个贱蹄子压得死死的。

叫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连账上的银子都不让花了,看来那妒妇铁了心要跟玄儿和离,着实是可恨。”

立在一旁的福嬷嬷被裴玄扣了半年月例,一肚子的怨恨无处发泄。

听了这话,连忙开口道:

“她不就是仗着自己没跟世子圆房,还是完璧之身,和离了也能找下家么?

夫人,咱们得想个法子断了她的后路,将她困死在这后宅里。”

徐氏揉了揉的发涨的眉心,叹道:

“我何尝不想断了她的后路?可她连房门都不让玄儿进,玄儿如何破她的身?”

福嬷嬷思忖了片刻,眼底划过一抹阴毒的光,凑到徐氏耳边低语了几句。

徐氏听罢,有些迟疑。

那种腌臜手段,她不屑于做。

可眼下只有这么个法子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圆房。

最好一次就中。

有了孩子,看那妒妇还怎么和离?

“你能确保万无一失么?”

福嬷嬷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奴婢一定办得妥妥帖帖的。”

徐氏眼里的犹豫渐渐散去,咬着牙道:

“是她逼我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即刻着手去安排,越快越好。”

“是。”



裴玄回到庆国公府后,径直去了春熙堂。

如果是以前听到婆母生病,她定会第一时间赶去荣安堂,衣不解带的伺候着。

可经历沈氏的事情后,她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有多可笑。

如今撕破了那层窗户纸,她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就这样吧!

走进院子,青叶小跑着迎了上来。

“姑娘,梅姨娘带着二小姐在花厅里候着,说有事找您商量。”

梅姨娘是庆国公的妾室,二小姐裴韵乃她所出。

她除了生下裴韵之外,还生了三公子裴策。

平日里就数她被徐氏压制得最狠。

她这个时候带着女儿过来,其目的耐人寻味。

“我知道了,你去告诉梅姨娘,就说我换件衣裳后再来见她。”

“是。”

目送青叶去花厅后,裴玄跟青兰继续往正房走。

青兰压低声音问,“姑娘,梅姨娘这会儿过来,究竟是何意啊?”

裴玄想了想,摇头道:“她平日里处事谨慎,谁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不过有一点她敢肯定,庆国公府的后宅,马上就要乱了。

也对,没了银子花,谁都得急眼。

而她要的,就是整个庆国公府鸡犬不宁,人仰马翻。

仅仅只是回到三年前那番穷酸模样还不够。

就凭裴玄今日对她的羞辱,她定要让这个家族从盛京彻底除名。

换好衣裳后,她来到花厅见梅姨娘。

“不知姨娘与二妹妹来春熙堂有何指教?”

她一边走一边询问。

梅姨娘连忙拉着女儿站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裴玄心下一惊,急忙上前去搀扶。

梅姨娘虽然是妾室,但到底是国公爷的女人,她一个晚辈还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有话咱们慢慢说,姨娘怎么还跪下了?”

梅姨娘朝她露出一抹和善的笑。

重新入座后,她这才开口道:

“前两日就该来看望你了,可你染了风寒不见外客,只能耐着性子等到现在。”

裴玄笑了笑,客气的询问,“姨娘是有什么急事找我么?”

梅姨娘四下打量了一圈。

见花房里除了她们三个,就只剩下青兰青叶这两个丫头,于是压着声线:

“庆国公府一大家子糊涂蛋,能娶您进门,那是祖坟冒了青烟,可笑她们不懂得珍惜,

少夫人,您应该急着和离吧?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我一定帮你办好。”

裴玄扬了扬眉。

所以她是来投诚的?

可她的儿女毕竟是国公府的血脉,助她和离对她们来说有什么好处?

她可不信这女人会平白无故的帮她。

“姨娘怎知我急着和离?太后娘娘稳固了我的正妻之位,我依旧还是世子夫人。”

梅姨娘摇了摇头,一针见血道:“您是侯府千娇百宠长大的嫡女,金尊玉贵,忍不了这羞辱,

我知道您现在还没法相信我,但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

裴玄微微眯眼,静默片刻后,淡声问:“你求什么?”

梅姨娘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他日国公府覆灭时,只求您能护住我的韵儿跟策儿,

当然,我也不让您白护,您想使什么阴私手段,我可以为您分忧,

毕竟我在这国公府生活了二十多年,比您熟悉。”

裴玄冷冷的注视着她的双眼,想要从里面看出是否有算计与阴谋。

可她坦坦荡荡的任她打量,她一时难以判断。

“你很想国公府灭亡?”

梅姨娘嗤笑出声,“徐氏不曾把我当人看,而那三小姐更是欺压我的韵儿,

至于策儿,也没有享受到国公府的任何庇护,这个家对我们而言可有可无,

脱离了他们,我的两个孩子或许会过得更好。”

她的话音刚落,裴韵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嫂,母亲有意拉拢兵部左侍郎,为大哥铺路,

她,她想将我嫁进侍郎府做续弦,求您救救我。”

裴玄愕然。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兵部左侍郎今年快五十了吧,比庆国公还要大上几岁。

徐氏竟然想着牺牲庶女,全了她儿子的仕途?

简直丧心病狂!

“亲事已经定下了么?”


嘿!

激将法都用上了。

云卿还真有点儿心痒。

她单纯就是想去瞧瞧那位被盛京贵女们夸上天的帝王,究竟是何模样。

哪个女子不喜欢看俊俏郎君啊?

她也不例外。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裴玄长得好看,她不一定会嫁。

程雅见她沉默,又继续蛊惑:

“怎么样,心动了吧?我敢保证你没见过比圣上更俊的男子,只要你去,保证不虚此行。”

云卿笑了笑。

她见过最俊的郎君。

那位墨公子,有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她不认为那位新帝能胜过他。

即便胜过了又如何?

她难道还能以嫁过人的少妇身份入宫伴驾不成?

别说陛下看不上她,就是看上了,她也不敢惹众怒啊。

到那时,太后娘娘估计第一个会撕了她。

“我是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长公主府如果下请帖过来,我肯定是要去的,

至于看俊俏郎君,你确定陛下那日会驾临公主府么?”

好吧,哪怕入不了宫,她也想去瞧瞧那位俊郎君。

程雅听罢噗嗤一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你这喜欢看俊俏公子的毛病,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放心吧,今年是康宁长公主的四十整岁生辰,

陛下作为她的嫡亲侄儿,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

你只管去,我保证让你一饱眼福。”

云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她是真的想瞧一眼他们的皇帝陛下。

人人都夸的君子,她却没见过,多遗憾?

“这事儿你知我知,可不许再让第三人知晓了,包括你夫君余大公子。”

程雅朗声大笑。

这时,外面传来青叶的禀报声:

“姑娘,紫姨娘来向您请安了。”

紫姨娘就是昨晚与裴玄颠鸾倒凤的紫璇。

云卿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程雅戳了戳她的胳膊,压低声音问:

“你把陛下赏赐的四个美人放在春熙堂,就是为了让他们勾引裴玄那狗东西?”

云卿眨眨眼,点头道:“他总惦记着跟我圆房,好破了我的身之后拿捏我,

有那四个温柔得体,手段了得的妾室在,省了我很多精力。”

程雅伸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两下,“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说完,她从软榻上滑下来,“你见客吧,我去内室回避一下。”

云卿笑着说好。

目送婢女扶着程雅走进内室后,这才开口道:“请姨娘进来。”

片刻后,一窈窕美人轻移莲步从外面走来。

女子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衣裳,衬得身形妩媚多姿,眉眼不似之前那般青涩,带着几分风情。

这是经了人事后才有的娇媚。

裴玄那厮倒是好福气,连宫里为陛下准备的秀女都睡上了。

她们虽然是先帝时期的落选女子,但个个家世清白,长相甜美,都是难得一见的绝色。

一般人还没有这福气呢!

朝中立了大功的将士成百上千,也没见陛下赏赐他们美人。

怎么裴玄就有这待遇?

难道陛下格外看重他,想要栽培他不成?

云卿在打量紫姨娘,同样的,紫姨娘也在观察前方这位让帝王惦念着的少妇。

她尤记得圣上将她们唤去乾宁殿,耳提面命时的情景。

“你们去庆国公府只需做一件事,那就是想方设法拌住裴玄,莫要让他进少夫人的屋子。”

帝王插手臣子的房中事,这代表什么?

代表臣子房里的佳人入了帝王的眼,他想要觊觎染指。

“妾身给少夫人请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