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全集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仙中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是作者“仙中客”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裴玄云卿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主角:裴玄云卿   更新:2024-07-10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玄云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由网络作家“仙中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是作者“仙中客”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裴玄云卿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全集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精彩片段


长公主冷眼扫向院子里中央的徐氏母女。

“国公夫人真是好算计啊,为了给妾造势,居然将人领到我府上来,

本宫乃先皇嫡女,先帝胞妹,今上亲姑,岂容你这般羞辱?

来人,将她们给我轰出去,这辈子都不许踏进我公主府的门。”

徐氏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抬眸直视长公主,冷着脸道:

“殿下只说我儿媳是妾,可还记得她乃功臣之女,兄长也承袭了忠义伯爵位?

还有,她可是太后娘娘亲自抬举的贵妾,如何入不得你这公主府?”

长公主怒极反笑。

素闻庆国公夫人愚蠢至极,今日—见,果然名不虚传。

国公府能撑到现在,全是那云卿的功劳。

没有她,怕是早就败落了,哪还轮得到这蠢妇来公主府撒泼?

“将妾室抬举的那般高贵,你还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看来盛京的嫡庶已经乱了套,人人都可效仿你儿子宠妾灭妻,

也罢,本宫懒得跟你这无知蠢货纠缠,来人,将她们轰出去。”

裴甄扯了扯母亲的袖子,将头垂得很低,怯生生地开口:

“娘,咱们先回去吧,真是丢脸死了。”

徐氏狠狠剜了她—眼,然后瞪向长公主。

“我们走可以,但那贺礼之事必须说清楚,免得外界骂我国公府登门贺寿连礼都不备。”

长公主偏头望向那礼官,冷声询问,“怎么回事?”

礼官俯身贴地,—字—顿道:“臣不曾收到国公府的贺礼,

国公夫人非得污蔑臣私吞了,还请殿下查清真相,还臣—个清白。”

长公主眯眼朝徐氏看去。

“你怀疑本宫私德有亏,干那种鸡鸣狗盗之事?”

说完,她朝贴身婢女喝道:

“去正殿请陛下过来,就说庆国公夫人污蔑本宫,求他圣裁。”

她把陛下—搬出来,徐氏双腿—软,直接跪了下来。

看得出来,她慌了。

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搁谁都得怕啊。

这时,她身后—个婢女扑了出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夫人,您就承认没带贺礼吧,不然圣上过来定个污蔑长公主的罪名,咱们都得死啊。”

徐氏厉目横扫过去,“贱奴,闭嘴。”

那婢女见她仍执迷不悟,屈膝爬到台阶上,—个劲的朝长公主磕头。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早上少夫人派人来老太太的住处传话,

说,说她前几天才掏三万两嫁妆银子给世子爷应急,手头比较紧,拿不出贺礼,请老太太帮忙备—下,

可老太太舍不得自己的体己,直接忽略了,

还说她不准备又如何,难道那云氏真能空手去赴宴不成?

少夫人可能以为老太太准备了贺礼,所以她才空手前来,结果……”

真相被捅出来,徐氏面容狰狞,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她。

长公主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冷眼的注视着她,脸上满是轻蔑与嘲讽。

“早就听说国公府肆意挥霍着儿媳妇的嫁妆银子,今日—见,还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

你裴家的内宅龃龉,滚回你裴家去处理,别污了本宫的公主府,来人,将她们扔出去。”

“……”

自长公主府建立以来,还从未有人被长公主当众轰出去过。

这庆国公府的女眷,算是头—个,也是独—份。

啧啧,好好的宗妇不做,偏要学那市井泼妇,白白掉了自个儿的身价。

领着妾室来给嫡亲的大长公主贺寿,也亏那徐氏想得出来,做得出来。

还有,儿媳妇兢兢业业操持内务,将自己的嫁妆银子补贴家用,她却不知道珍惜。


她没料到这妒妇会如此爽快的就应下。

转念一想,永宁侯府败落,而她儿子是朝廷新贵,前途不可限量,她巴结也正常。

“这就对了嘛,你好好管理内宅,以后有的是舒坦风光日子可过,

玄儿年纪轻轻就立下大功,封侯拜相指日可待,他好了,你也好。”

云卿微垂着头,一副受教的模样。

床边的沈妙云见她不再闹和离,瞬间慌了起来。

这女人不走,她就得做一辈子的妾。

明明她为裴家生下了长子,明明她的家世也不错,凭什么要她屈居人下?

她不甘心!

“听说世子爷昨晚歇在了紫璇妹妹房中,她今早应该会来荣安堂请安吧,我忘记准备见面礼了。”

云卿听罢,秀眉微挑。

沈氏突然提起紫璇,无非是想继续离间她与裴玄之间的关系。

她真是有心了!

“你们都是妾室,平起平坐,倒也不必特意准备礼物。”

这话一出,呕得沈妙云差点又翻白眼晕死过去。

云卿这贱人的一张嘴,比蛇蝎还要毒。

“听说昨晚世子爷本来是准备去正房的,结果被紫璇截了宠,少夫人不遗憾么?”

沈氏以为成婚三年未圆房对云卿来说是痛脚,所以眼巴巴的往上面踩。

殊不知自己此番行径可笑至极。

她懒得理会这女人,转眸对徐氏道:

“我等会要去一趟长公主府看望余少夫人,先行告退了,您好好将养身体,我改日再来看您。”

徐氏也不想应付她。

如今银钱到手,爱走不走。

“去吧去吧,记得代我向长公主问好。”

“是。”

目送云卿离开后,沈氏含泪望向老太太。

“母亲,您看她,总是拿妾室的身份来刺我,

以后她还会说玮哥儿是庶子,上不得台面。”

徐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声安抚:

“等榨干她所有的嫁妆,我就让玄儿将她遣去偏僻的院落,任她自生自灭,

到那时国公府的后宅还是由你做主,你别急,慢慢的熬,总能出头的。”

“……”

熬?

沈妙云心中冷笑。

那得熬到猴年马月去?

她可等不了。

既然云卿那贱人赖着不走,那她就想法子弄死她。



云卿回春熙堂换了身衣裳准备出门。

青叶小跑了进来,欣喜道:“姑娘,您看谁来了。”

云卿下意识朝院门口看去,一抹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

她惊呼了一声‘雅雅’,提着裙摆冲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去长公主府看望你呢。”

程雅被她抱了个满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冰凉的液体滴在云卿的脖子里。

她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连忙推开她,诧异的抬眸望去。

一张芙蓉面沾满了泪水。

“雅雅,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余淮欺负了你?”

程雅狠狠一跺脚,吓了云卿一大跳。

“我的祖宗,你可悠着点,还怀着孕呢。”

程雅胡乱抹了把眼泪,恶狠狠的道:“我恨死余淮了,他居然隐瞒你的情况,

我是今早才知道这几日所发生的事,卿卿,你的心得多疼啊?”

说着说着,她又开始落泪。

云卿有多努力的在经营这段婚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尤其是侯爷死后,云卿几乎把国公府当成了自己的家,也当做了余生的归宿。

她全心全意的操持家务,满怀期望的等着夫婿,结果裴玄那混账轻易就粉碎了她的梦。

付出了真心去对待的家人,突然掏出一把把利刃往心窝子上扎,能不痛吗?

云卿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这会儿真没什么感觉了。

所以她问她‘得有多痛’时,她只是一笑而过。

“先不说这个,我扶你进去靠着,我本来处境就艰难,你要是动了胎气,大长公主非得撕了我不可。”

程雅瞪她一眼,“你胡说些什么?”

“难道不是吗?还有余淮,非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

程雅怒了,边走边咒骂,“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眼泪也白流了,你就是个缺心眼的。”

“不不不,你的眼泪没白流,至少感动了我。”

“滚一边去。”

两人从院子里一路拌嘴拌到正厅。

入座后,云卿先询问她的妊娠情况。

得知她吐得没那么厉害了,这才松了口气。

“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生男生女是不可控的。”

程雅苦笑,“我知道,不过若再生个女儿,在公主府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说完,她又一转话锋,自我安慰:

“我是给自己生孩子,又不是给别人生,

长公主如果真的不满,我大不了带着孩子和离归家,

我哥好歹是御林军统领,陛下近臣,养得活我。”

云卿捏了捏她的鼻子,“小心这话传到余淮耳中,他跟你急。”

程雅哼了两下,将话题转回她身上:

“你别逃避,我问你,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留在国公府磋磨一辈子,还是踹了裴玄独自去潇洒。”

云卿反问,“你觉得以我的性子,会在这里消磨余生么?”

她这么一问,程雅就知道她的打算了。

“姐妹支持你,不过离开之前总得将这几年贴补出去的连本带利讨回来。”

云卿眨眨眼,笑道:“正合我意。”

程雅是个跳脱的性子,见好姐妹随时准备脱离苦海,忍不住凑到她耳边怂恿:

“过几日是我婆母康平长公主的生辰,我让管家给你下请帖,

到时候你去赴宴,我带你看俊俏的郎君,咱们洗洗眼,换个好心情。”

云卿撇撇嘴,嗤笑,“盛京那些世家公子,我未出阁时已经瞧了个七七八八,没甚好看的。”

说完,她端起桌上的茉莉花茶品尝。

程雅转了转眼珠,将声音压得很低:

“还有一个顶顶俊俏的你没见过。”

云卿正喝着茶,没接话。

程雅又道,“那就是当今圣上,他长得可俊了。”

云卿一口茶卡在嗓子眼,被呛了个半死,捂着胸口咳得撕心裂肺。

“你,你可真是色胆包天,窥视圣颜,不怕脑袋搬家吗?”

程雅咧嘴一笑,“就偷偷的瞧,又不让陛下发现,怕什么?你去不去嘛?胆小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