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情诱畅读全文版

情诱畅读全文版

江爆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情诱》,由网络作家“江爆爆”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沈沉欢程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行业是一群特殊女人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重要的是这一行门槛不低,阅历要深,手腕要狠。很多人把我当作这一行的一姐,我只想说如果你有我的经历,你也会和我一样……......

主角:沈沉欢程煜   更新:2024-07-11 05: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沉欢程煜的现代都市小说《情诱畅读全文版》,由网络作家“江爆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情诱》,由网络作家“江爆爆”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沈沉欢程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行业是一群特殊女人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重要的是这一行门槛不低,阅历要深,手腕要狠。很多人把我当作这一行的一姐,我只想说如果你有我的经历,你也会和我一样……......

《情诱畅读全文版》精彩片段


程煜伸手圈住我的身子,压着我靠在了房门的墙边,高大的身影朝我压下,吻的我猝不及防。

他的吻太具有侵略性,一股特属于他的男性气息也在瞬间铺天盖地朝我席卷而来。

我惊恐瞪大眼睛,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可我不敢喊,也不敢闹,赵爷他们都在外面,要是发出一丁点动静,把他们招过来我就完了。

“我帮小妈解决了这么大个麻烦,就只是要个吻——”

我脸上的惶恐把他逗笑了。

“他们已经下去了,你可以不用这么怕。”

我怔了一下,朝外面探头看了一眼,才发现电梯上的数字真已经停留在了一楼。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回头恶狠狠瞪着他,“程先生觉得好笑吗?你差点都要害死我!”

他挑了挑眉,“是吗?可要不是我,你的情敌可没那么容易解决。”

“解决了她有什么用,赵爷今天能宠她疼她,明天就也能宠新的黄娇,宋娇,她斗赢了赵爷身边那么多人,差一步就能迈进赵家的门了,还不是这样的结果,这次你帮我解决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所以最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麻烦程先生以后都远离我!”

我没好气的从他手里抽出包,头也不回的朝外走。

“那会不会还有一种更好的办法。”

程煜慢悠悠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让我脚步顿了一顿,我回头望向他。

他勾了勾唇,“跟了我,就不会有新的女人。”

我一下笑了,“你这是把赵小姐不当人?你有这个魄力,你别跟我说,你去跟赵爷说,他要同意,我二话不说就跟你。”

“小妈现在这样说,别到时候我真要了,你不敢。”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在他眼睛里看到了慌乱,一脸严肃的对他说,“赵梦溪可是赵爷的独女,据我所知,这些年赵爷再花,在外面也没要过孩子,程先生要娶了赵小姐,以后整个赵家都是你的,我觉得程先生不像是会自毁前途的人。”

“整个赵家都是我的?”程煜挑眉咀嚼了遍这句话,片刻之后抬眸似笑非笑望着我,“那这里面是不是也包括小妈?”

“那也要等程先生拿下了整个赵家再说!”

我莫名有种错觉,他不像在开玩笑。

他真有那个胆量。

可他怎么敢!

“程先生别开玩笑!我还年轻,想多活几年!”

我掩下心底的板着脸对他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进的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的前一秒,我依旧感觉到他的目光灼灼落在我身上。

那眼神太过于锋芒,让我几乎有种被扣住喉咙,插翅难飞的压迫感。

我有些惊慌,更有点心颤。

程煜是我见过最危险的男人,正常人能巴上赵梦溪,换谁不是铆足了劲先把赵家骗到手再说,可他倒好,一次两次的玩火,差点拉着我一块万劫不复。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纯粹爱玩,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可不管是哪一种,我跟他的身份都注定了这是一场不能打破的禁忌,一旦越过了,就会是粉身碎骨,万丈深渊。

我心惊胆战出了会所,严钊把车就停在了会所正门口。

严钊把我们送回别墅,赵爷这次没走,他留了下来。

他打了一通电话,本来今晚要去谈的一笔买卖,被陈娇这么一弄搅黄了。

那头觉得他不诚心,拿人当猴子玩,电话里闹的不太好看,赵爷的脸色也有些阴沉。

我特地找人学过手法,蹲在浴缸边上给他按着头上的穴位。

“你觉得程煜这个人怎么样?”

我指尖猛然哆嗦了一下,手里的精油瓶都险些没拿住泼到地上。

好在赵爷没睁眼,他没看到,我慌乱扶好瓶子,立马回答说,“他不是赵小姐的未婚夫吗?赵爷要想知道他的为人,得问赵小姐,问我我都没接触两次,这怎么好评价。”

赵爷抿了抿唇,“梦溪这些年一直被我宠着,都快成温室里的花朵了,她没有城府和心眼,看不出人。”

我按在赵爷的肩头,摸不准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我,只能尽可能撇清我跟程煜的关系。

“那程先生不是赵爷您亲自把过关的吗?他要是不好,您也不可能点头他跟赵小姐订婚的事才对。”

我手上的动作没停,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按,还没滑到胸前,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嗯,可他刚刚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赵爷的语速很缓,在这一刻突然睁开了眼,他脸上神色未变可眼底却迸射出的那抹冷冽没由来的让我有几分心慌,“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我被他盯的后背一阵发毛,茫然的摇头。

下一秒,赵爷一字一顿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落在了我的耳边。

“他跟我说要你——”


宁龙冷笑得抓住我往后走,程煜还在跟那些人缠斗,听到宁龙叫他才回头,直到他看清,被宁龙枪口挟持的我那一刹,他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

宁龙舌尖扫过门牙,露出一抹森然的笑,“赵姑爷的手下好身手,我手下三十多个人用了十分钟才将他们制服,没有想到赵姑爷比起他们倒是更要厉害,周旋十几个人都不喘粗气。”

程煜扫了一眼我,他腮帮子有些鼓动,我隐隐感觉到他的怒意最后关头却全被压了下来,他直视宁龙问他想怎样?

宁龙勾唇意味深长的扫我一眼,“怎样——我想想。”

他回头问后面的人,“赵姑爷不讲规矩在我眼皮子底下出千,你们说要怎么办?”

站我旁边的黄毛咧着一嘴牙哈哈大笑,“出千当然得砍手!”

“赵姑爷听见了?你自己把自己小拇指剁了,桌上的事咱算了了,要不然我现在就一枪子崩了这女人!”

宁龙说完用枪顶了一下我,冷冰冰的触感一下袭上了我的太阳穴。

程煜唇边勾起讥笑,“宁老板玩不起,就说人出老千,拿着一个女人威胁人,这度量难怪这么些年都只在这个一片鸡蛋大的地。”

我瞪大眼睛回头,就看到宁龙的脸色一寸寸变得阴冷。

他身边的黄毛抄起家伙就朝程煜冲了上去。

结果还没挨到程煜的身子,就被程煜抓住棍子一把拽了过去。

黄毛扑通一个踉跄,被程煜一膝盖顶到了脸上。

那画面又惨烈又好笑。

他气急败坏的骂着后面的人都他妈的看戏是不是,他一说完那些人才一股脑都朝程煜冲了过去。

宁龙说的没错,程煜确实是以一敌十的好手,身手比起他手下那些人更加了得。

哪怕是那么多人围攻,他都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直到我耳边传来卡擦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

海上的风吹的鼓鼓作响,可那声音在耳边却像放大了无数倍。

我跟他明明离了很远的距离,他不应该听清才是。

可就是那一瞬间,他突然停了下来。

那些人见状,立马冲上去一左一右扣住了他双臂压着他,反剪在身后。

程煜被他们压着走到了我们面前。

宁龙居高临下望着他似笑非笑的开了口,“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一直觉得这话很假,没想到用在赵姑爷身上,倒实属有效,只是这妞——不是赵爷的女人吗?”

程煜沉着脸没有说话。

宁龙手下的黄毛,不知道从哪儿摸了把刀子跑了过来。

他恶狠狠的让人把程煜的手拿出来按在甲板上。

他抬起刀,要落下的那一刻,我的心猝不及防像被只手死死的攥紧了一样。

“不要!”

我嘶哑着嗓子大喊,突然几束明晃晃的强光打在了我们的脸上。

那光线太强,射的人直睁不开眼。

耳边突然传来簌簌的风声,我听到几声惨烈的嗷叫和一阵为不可见的闷哼,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脑门上那股逼人的压迫感消失了。

混乱中我被人突然拽住了手,强光刺目的后遗弄的我眼前阵阵眩晕,看什么都是一圈一圈扩散的黑点。

我什么都看不见,被那股力道拉着一路狂奔。

“给我开枪!”

身后是宁龙怒不可揭的大喊。

突然之间,我被人一把抱在了怀中,清冽中带着些许梨木香的气息铺天盖地的钻入了我的鼻息。

这一刻,我确定了,拉着我的人是程煜!

只有程煜,他每次靠近我,身上都是一阵清清爽爽的淡香,那不是香水能调制出来的,像是常年在家里点的檀香。

我脑中刚落定这个念头,下一秒,脚下就踩了一个空,他抱着我在空中翻了个身,我们的身子急速降落,扑通一下,坠入了水中。

冰冷的海水铺天盖地朝我席卷而来,海面上的强光,让我在水下也看清了程煜那张邪佞冷峻的脸。

他滚烫的体温紧紧拥住了我,我们凑的太近,近到我甚至都能看清他睫毛卷翘的弧度。

下一刻,周围突然掀起惊涛骇浪,我们被捞到了一搜不打不小的救生艇上。

那些人应该都是程煜的手下,迅速朝我们围拢了过来。

我趴在甲板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突然听到有人大喊,说煜哥受伤了。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顺着他们簇拥的方向抬头就看到程煜唇色苍白,闭着双眼,像是昏迷了过去,而他胸口的位置,赫然是一大抹血色,红的触目惊心。

我猛然想到坠海后的一秒,他突然变化的神色,心口的呼吸猛然一滞。

“程煜!程煜!”

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想试图看能不能把他叫醒,可我喊了不知道多少遍,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回应。

旁边的男人问我程煜中枪多久了。

我心里想过一万种侥幸可能,直到这话从他手底下人的嘴里说出来,我心口不受控制颤抖了一下。

我说大概几分钟。

他问能说具体点吗,他们得确定现在是不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昏迷,还是因为伤到了要紧的部位。

“三,三五分钟,最多不会超过七分钟。”我被问慌了神,声音都控制不住的哆嗦。

“快!送上船,船上带了医生!”

旁边的人当机立断大喊,救生艇上的人立马掉转了救生艇的方向。

我回头才发现不远处一搜巨大的游轮正朝着我们靠拢。

游轮几分钟靠了过来,我给他们让了道,那些人手脚迅速把程煜背上了船。

几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早就等在了甲板上。

我拢紧他们脱给我的外套,快步跟了上去。

那些人动作麻利把程煜送进了手术室,旁边一直跟着的人提醒我,海上的风会冷,吹到身上感冒了,到时候船上再多一个病号,他们来不及照看。

我怔了一下,低头才反应过来,我浑身湿漉漉还在往下滴着水。

可我却不敢走,程煜一早留了后手,刚刚完全可以自己逃脱。

要不是我,他根本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我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问他那程煜到底要紧吗?

他抿了抿唇,“现在里面还在检查,沈小姐换好衣服出来,大概就能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他们不知道从哪给我找来了一套女人的衣服,等我用最快速度换完回去之后,那道门开了,出来的不是程煜,而是穿着护士服的那些人端着一盆一盆的血水不断出来。

我抓住其中一个询问,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那护士看了我一眼,叫了一声程太太,说程先生现在失血过多,已经有人进去输血了,但是那点血量完全不够,得立马靠岸送医院去。

我张了张嘴,想解释我不是程太太,里面突然传来叫她的声音,她诶了一声说了声抱歉,急急从我面前跑了进去。

游轮开了半小时才靠岸,下去的时候岸边就已经等了一长排的车,程煜受的这是枪伤,普通医院还不能送。

我立马想到赵爷也有不少香港的产业,其中就收购了一家医院,我跟他们报上医院的名字,赶紧和他们把人送了过去。

之前赵爷来香港开会的时候,带了我一块,院长认得我。

我交代病人情况特殊,不便声张,院长会意,立马让人安排到了最顶楼的手术室。

我在病房门口守了三个小时,门口的灯光才灭。

我心头一跳,立马扶着墙壁站起来,刚打算去问出来医生,一阵尖锐的女声突然打断了我。

“人呢?”

“在前面。”

我惊错的抬头,就看到赵梦溪步子仓促的带着一群保镖步子仓促朝这边赶了过来。

她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把我撞开,走向了医生,问人现在怎么样。

“就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昏迷,没有伤到要害,估计再过半个小时就能醒来。”

听到医生这句话,我绷紧了一晚上的神经才算放松了下来。

我松了一口气,赵梦溪来了,这里我也没了留下来的必要。

我转身想去病房,却没想刚转身,身后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叫住了我。

“你们一块上的船,怎么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却什么事都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