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相国大人不要欺人太甚

相国大人不要欺人太甚

霓花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一世,舒窈有眼无珠,爱上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最终被渣男算计利用,家破人亡,凄惨而死。临死之前,她发誓人生若是可以重来一次,她定让渣男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再睁眼,舒窈真的带着前世的记忆和仇恨,重生归来。这一世,她步步为营,手起刀落,虐渣报仇。大仇得报,蓦然回首,她却被那个叫舒景瑜的男人碰瓷缠上了,堂堂国师居然如此腹黑……

主角:舒窈,舒景瑜   更新:2022-07-16 02: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窈,舒景瑜 的女频言情小说《相国大人不要欺人太甚》,由网络作家“霓花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舒窈有眼无珠,爱上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最终被渣男算计利用,家破人亡,凄惨而死。临死之前,她发誓人生若是可以重来一次,她定让渣男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再睁眼,舒窈真的带着前世的记忆和仇恨,重生归来。这一世,她步步为营,手起刀落,虐渣报仇。大仇得报,蓦然回首,她却被那个叫舒景瑜的男人碰瓷缠上了,堂堂国师居然如此腹黑……

《相国大人不要欺人太甚》精彩片段

九州大陆,西秦皇宫。

一座不见天日的地牢里,四面都是阴暗的墙壁,除了一扇窄小的窗户透进淡淡的光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阴暗且又潮湿。

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

隐约间还有腐烂令人作恶的味道,时常有老鼠从脚边跑过。

一个白衣女子衣着单薄,墨发披散在肩上,双手双脚处伤痕累累,都被绑在柱子上,琵琶骨处还穿透着两个铁链,就连那张绝色的容颜都已毁去。

血源源不断涌出,她白色的衣衫早已染成血色。

“舒窈,朕一早就给过你机会,只要你将君临交出来,过往之事,朕既往不咎,自会饶你一命。”

黑衣男子唇角微微上扬,眼中尽是狰狞和扭曲。

“秦修染,你这个疯子,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什么君临!莲悠心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舒窈的声音夹杂着愤怒与无力,此时此刻她猛然意识到,当初嫁到西秦来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本以为的良人其实是一个豺狼虎豹。

“舒窈,你东楚舒王府一脉除了你早已死绝,舒王爷和舒景瑜都是因为你而死的,还有那全军覆没的舒家军,他们的死都是你造成的!”

秦修染狠厉的眸子里满是嗜血,他大手一把掐住舒窈纤细的脖颈,轻轻一用力,她立刻脸红脖子粗,呵,可真疼啊!可是又哪里比得上心里的疼!

因着好姐妹莲悠心的一句话,他就生生毁了自已的容貌。也因着莲悠心的一句话,将自已关在地牢,严刑逼供,君临,她说在自已身上,就在自已身上吗?

“是啊,所有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若不是我执意要嫁给你,我舒王府一脉有怎会遭此厄运,几十万舒家军又怎会全军覆没。”

舒窈的眸子里满是悔意,更多的却是对秦修染的恨意,她恨秦修染,同时也恨自已。“咳,秦修染,你,凑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秦修染一把放开舒窈,眼中闪过亮光,果然,君临就在她身上,真是太好了。

脑袋朝前凑去,耳朵正好凑到她嘴边。她红唇一张,一大口狠狠咬在秦修染的耳朵上,鲜红的血液从她嘴边流出。

“舒窈,你个贱人!”秦修染低骂一句,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用力捅进舒窈心口处,胸口的痛意已经麻木,感受到血液的流失,她牙齿一个用力,硬生生将整只耳朵都咬了下来。

“秦修染,我诅咒你国破家亡,不得好死,若是有来世,我一定会亲手将你剥皮抽筋!”

血不断从胸口处涌出,周围的一切渐渐暗淡,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未出生便死去的孩子,祖父,小叔,舒家军数十万条无辜的性命。

请原谅她今生今世的无能为力,若有来世,一定为会为你们报仇雪恨,让秦修染血债血偿。

“来人,将这个贱人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秦修染捂着耳朵,语气尽是阴森。两个侍卫拖着舒窈的尸体正要往外走,突然,一根雕刻着莲花的墨玉簪从舒窈发间掉了下来,正好掉到一滩血迹上,瞬间闪过一道亮光。


东楚国舒王府。

楼阁高下,轩窗掩映,幽房曲室,玉栏朱榍,互相连属,回环四合,牖户自通,千门万户,金碧相辉,照耀人耳目。床榻上的少女使劲揉了揉眼睛,她慢慢扶着舒窈坐了起来。

“郡主可算醒了,把奴婢吓坏了!”子衿自顾自的说着。“子衿……”舒窈喃喃细语。

“子衿,郡主醒了没有?”人还没到,声音却先传了进来,她一下子就听出门外的是子佩。

片刻后,子佩端着热气腾腾的走了进来,舒窈困惑的看了看两人。

子衿和子佩是一对双生姐妹,一模一样的样子,性格却大不相同。

姐姐子衿安静沉稳,略通医术,会刺绣女工,擅长打理生活琐事。

妹妹子佩活泼好动,擅长人际沟通,精通武艺。当年她嫁去西秦时,二人一直跟随,在她初为皇后的那一年,子衿和子佩先后被莲悠心设计而死。

现在子衿好端端站在她面前,眉目如画,子佩也是笑意盈盈的,让她有些恍惚。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郡主,您总算是醒了,幸好您没事。”

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房内还挂着一幅字,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她的名字是舒景瑜亲自取的,就是出自此处。古墨轻磨满几香,砚池新浴灿生光,她一眼就看出是舒景瑜亲笔所写。

听着耳边子衿熟悉的声音,看着房内熟悉的布置。

舒窈从床上起来,径直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倾国倾城却还有几分稚嫩的容颜,有些不解。

这真的是做梦吗,为何这样真实!她伸出柔若无骨的双手在脸蛋上捏了一把。

“嘶!”舒窈感受到脸上的疼意一把拉过子衿的手,焦急问道:“子衿,现在是什么时候?”

“郡主,您当真是烧糊涂了,还有一月就到陛下四十寿辰了!”

子衿有些摸不着头脑,莫不是郡主真的将脑子烧坏了,可脉象一切正常啊!

舒窈她眼眶一红,原来不是做梦,她真的回来了,回到十四岁这一年,回到了五年前。

“郡主,您怎么了,怎么下手这么重?”子佩看着她脸上的红印,有些心疼。“郡主,您没事吧!”

子衿觉得舒窈自醒来以后,就一直怪怪的。

“我无事,只是太高兴了!”天不亡她,居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真是太好了!

“郡主,太师府的表小姐还在府外候着!”莲悠心,舒窈的表情有些怪异,回忆起了一件事。

她之前的几年很少在京都,前些日子才正式在京都露面。昨日苏国公府的小姐设宴游湖,她亦在其中,她不小心被莲悠心推入湖里,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前世她醒来后,莲悠心就梨花带雨的站在舒王府门口,说是上门赔罪。

她那时刚刚醒来,看到莲悠心这个罪魁祸首态度有些不好,还让莲悠心跪下道歉。

莲悠心自然没有道歉,她仗势欺人的名声也传遍京都,后来发生一事,让她和莲悠心成为好姐妹。

她一直将莲悠心当成好姐妹,却不想这个好姐妹一直在后面败坏她的名声。

东楚帝寿辰过后,她的名声越来越坏,就连和她有婚约的中书令家的公子都亲自上门退婚。

舒王府是东楚唯一的异性王府,舒王爷是东楚战神,膝下两子。

舒窈是舒王府唯一的年轻小辈,是被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刚出生就被封正一品郡主,享食邑。


“子衿,给我上妆,弄憔悴一点!我出去会会她。”

莲悠心,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大敌,在东楚毁了她的名声,勾了她未婚夫的心,在西秦夺了她的夫君,杀了她的孩子,毁了她的容貌,更甚至舒王府最后悲惨结局都有她的手笔,真是好得很啊!

“郡主,那位莲小姐真是过分,居然敢将郡主推下水,奴婢等会儿一定要抽她两个大耳光。”子佩握了握拳,满脸的愤愤不平。

舒窈会心一笑,她知道子佩说的是实话,前世她要让莲悠心跪下道歉,莲悠心死活不愿,子佩性子比较直,当场就扇了莲悠心两大耳光,外面的人说她故意让婢女欺负莲悠心。

“子佩,等会儿不要轻举妄动,看我的。”她红唇一勾,莲悠心,我要出招了,你准备好了吗?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舒王府,大门两边矗立着两只栩栩如生的石狮子。

一圈人里里外外围着舒王府,一边议论纷纷,一边指指点点。

“表姐,这长宁郡主怎么回事,你都来给她道歉了,她居然这么久还不出来!”宋子涵眼里尽是怒火。

“子涵,不要胡说,长宁郡主她应该是有事在忙,我们再等她一会!”

莲悠心柳眉微微蹙起,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脸色苍白,又带着一丝丝柔弱和娇美。

“表姐,你就是太善良了!”一旁的宋子涵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突然,大门一开,舒窈袅袅婷婷走了出来,脸色苍白,仿若大病初愈,活脱脱一个娇弱的病美人。

“莲小姐,你怎么来了,不好意思,我昨日落水,刚刚才醒过来,一听说莲小姐你来了,我就出来了。莲小姐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去府里等着,这外面大日头的,中暑就不好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舒窈之前很少在京都露面,是京都贵女中最低调的一个,他们对她没有过多了解,只是听着宋子涵二人的对话,对她有些不满。

“没想到长宁郡主居然如此貌美!”

“是啊,比起京都第一美人莲悠心也毫不逊色!”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郡主,昨日都是我的不是,是我不小心将郡主推入水的。希望郡主可以原谅我!”

莲悠心面色一僵,她当然知道舒窈这会儿才刚醒,她就是特意趁这个时机来的,可怎么也没想到舒窈居然当众说出来。

她嫉妒舒窈长得漂亮,一出现就能夺走所有人的目光,想要舒窈死,所以才会将舒窈推下水里。

明明舒窈没有出现以前,最引人注目的都是她,舒窈才露面几日,好多人都在传她这个第一美人名不副实。

“莲小姐,不是你的错,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看过京都的景色,想要站在船边看看风景,都怪我自已没有站稳,不然也不会被你不小心推下水的!”

舒窈压下心底的仇恨,她不只要莲悠心死,更要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莲悠心,秦修染,我从地狱回来了,你们可要好好活着啊!

面上浅浅一笑,眉眼温柔,活脱脱一个以德抱怨的受害者形象,周边人都看得心生怜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