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如胶似媚

如胶似媚

樱陶丸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几亿的聘礼,最终,温纾被自己的无良父亲卖给了江衍。新婚之夜,她就被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好生羞辱了一番,也就是自那开始,她便有了离婚的念头。为了能够早日实现离婚这一目标,她可谓是用尽了一切方法,怎知,不知不觉间,男人却突然转了性子,变身成了妻奴。

主角:温纾,江衍   更新:2022-07-15 2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纾,江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如胶似媚》,由网络作家“樱陶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几亿的聘礼,最终,温纾被自己的无良父亲卖给了江衍。新婚之夜,她就被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好生羞辱了一番,也就是自那开始,她便有了离婚的念头。为了能够早日实现离婚这一目标,她可谓是用尽了一切方法,怎知,不知不觉间,男人却突然转了性子,变身成了妻奴。

《如胶似媚》精彩片段

“滚!”

满含凌厉的声音窜入耳膜,温纾秀眉一拧,抬眼看向了眼前的男人。

她的新婚丈夫——江衍。

精致的脸,像是精心雕刻的一样,只是脸上凉薄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但是显然对这门被强迫的婚事很不满意。

她的好父亲为了那几亿的聘礼逼她嫁进来,而在新婚夜的今天她要被赶出去。

本就不情愿,温纾巴不得离开。

“既然江先生对这门婚事也不满意那就离婚吧。”温纾抿了抿唇,看向江衍。

江衍眯了眯眼,像是思索她到底想什么。

随即走过去骨节分明的手指狎着她的下巴,“你舍得?”

疼痛让温纾生理泪水往外冒显得楚楚可怜,但是眸子里含着不服输的劲儿。

不等温纾说话,江衍有冷冷的开口,“你最好是别耍把戏!”

然后抽出纸巾一点一点的擦拭自己的手仿佛沾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温纾顺着墙壁滑落,这一刻她更坚定了要离婚的心思,这男人最好避而远之。

而江衍含着威胁警告她之后离开了别墅。

回到房间温纾看着自己狼狈的一身湿,鼻尖泛酸。

翌日。

温纾接到闺蜜念桃电话,内容大致是自己的剧本被别人接手了,而继姐温悦思带资进组做女一。

她从小对导戏有天赋,大学时期谨慎起见自己只能选修编导系。

这个剧本她盯了很久,眼看着就要拿到手了,被温父知道顺便威胁不嫁给江衍就对她的工作下手。

而现在她嫁了,剧本也被抢走了。

温家别墅一进去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吃着早饭谈笑风生。

温纾冷漠的进去,仿若没看到。

“纾纾回来了。”继母白兰热情的迎上来。

温纾视若无睹,直直的朝着温悦思过去。

带资进组?

呵!

“啪!”的一声,温悦思脸上瞬间泛起了五指印。

但是温纾没有停止,对着温悦思拳打脚踢。

最后温悦思脸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痕,头发乱糟糟的,很是狼狈。

“温纾!你这个疯子!”

“逆女!你还把我这个爸放在眼里吗!”温长峰气的拍桌。

“爸?我爸早就在十五年前死了!我按照你的要求嫁进去你还动我工作,还想让你的私生女带资进组?没了这张脸我看她怎么去!”温纾淡淡的说到,周身的气势却是让人有些生畏。

“爸,呜呜呜……”温悦思怨毒的剜了一眼温纾,哭哭啼啼的说。

温长峰气的抚住自己的胸口,“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热爱的工作了!”

“是吗,那就看看你还能威胁我几次。”温纾撇了一眼这一家三口,然后走了。

温长峰看着这个忽略多年的女儿,仿佛什么东西不受控制了,皱了皱眉。

……

温纾双目无神走在路上,明明自己是亲生女儿,却是被当做商品一样卖了。

心中早就失望了,被拉出来还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回到江衍的别墅,她开始振作起来想办法拿回剧本。

似乎是为了不看见他,江衍几天没有露过面,两人几乎没碰过面。

直到一周后李叔让她晚上和江衍回老宅。

毕竟还是名义上的江太太,她同意了。


到了江家外面,温纾看到了好几天不露面的江衍。

温纾还是有些害怕这个变态,走过去和江衍并肩着又保持了一点距离。

江衍抬眼看了一眼这个几天没见的新婚妻子。

一条浅绿的旗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头发微微盘起来,脸上化着淡妆,说不出的温婉,也含着女人的妩媚,要是不长那张嘴的话。

江衍自诩可以看透很多人的心思,可是对于面前的女人有种摸不着的神秘感。

思及此,江衍多看了温纾几眼,想要看透什么一样。

温纾被这道灼热的视线看的浑身不舒服,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住一样,心里发毛。

“江先生,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在你爷爷面前暴露我们快要离婚的事的。”

“你倒是看得透。”江衍回神,落下一句话就迈着长腿准备进去。

温纾吐了一口气跟上。

江家老宅是一座较为传统的古风院落,门口还有石狮子,烫金的匾额上写着“江宅”,外面停着很多豪车了,应该来了很多亲戚了。

“温纾,你还我女儿命来,我要你给我女儿陪葬!”

一道尖声的声音传过来,属于利刃的寒光刺得温纾下意识的拿手挡住,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人就挪到了江衍后面。

“江衍!”

温纾慌张的看着江衍握着刀的手,上面已经开始溢出鲜血了,一滴一滴落在地上,那名中年妇女似乎没想到会有人挡住,一时间愣神不敢动。

江衍不悦地甩手,“哐”的一声,一把刀落在地上,中年妇女也摔在地上。

温纾赶紧过去按住江衍的伤口,“我先给你包扎。”

为了给自己打造温婉淑女的形象,温纾带了一条手帕,她赶紧拿出来给江衍包上。

一双软软的小手搭在自己的手上,显得更白更小。

这时候江家外面的保卫过来按住了中年妇女。

“你还我女儿命来,你个害人精,杀人犯!”妇女干脆坐在地上边哭边骂。

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讨论的声音很小,似是怕江衍这个冷面阎王一样。

江衍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让人把人带走。

“你……”

“她不会说的。”

温纾拢了拢秀眉,这人一看就是奔着自己的命来的,还挑着江家外面这么多人的地方,摆明了知道他们不会出手。

想起前几天报社主编打来的开除电话,温纾轻哼了一声。

她大学学的是新闻传播,毕业后做的是报社记者,导演只是抽空有好剧本会去拍一下的。

这几天有人借她的名义发布了一篇揭露小三逼宫原配的新闻稿,导致网暴,受害者跳楼自杀,没有人会承认是自己的错,所以矛头全指向了温纾,报社开除了她,背后的人还让人当着这么多人面杀她。

那就别怪她留余地了。

看着雪白的手帕浸出血,温纾担心的扶着江衍询问,“要不要先去医院?”

刚刚她可以躲过的,但是好歹是保护她,还是得关心关心。

“不用。”江衍又恢复了不苟言笑的样子,淡淡的出口,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不过是小伤,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受了多少比这个更重的伤,只是没想到小姑娘脸上溢满了担忧和愧疚。

心中的弦被拨动了一下。


温纾还想说什么,对上江衍深邃的眼眸还是选择了闭嘴。

“大少爷回来了。”

佣人的声音让大厅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江家的大厅很大,但还是坐了不少人,江老爷子威严的坐在上首,拄着拐杖。

温纾跟着江衍叫了一声“爷爷”后,老爷子立马就展开了笑颜。

“啊?这就是嫂子啊,可是刚刚在外面我听到……”一名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很是突兀。

似是不敢说一样停住了嘴。

可是人这个时候好奇心就会被无限放大。

她旁边的女人眼中一亮,“晚晚,你看到了什么说就是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温纾也看过去,心中不屑的笑了一声,才进来就有刁民想害她了。

叶晚晚故作为难,然后下定决心的样子,“刚刚外面有个阿姨说嫂子是杀人犯,杀了她女儿。”

大厅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居然是杀人犯,果然是小家出来的人,这种人可不能留在江家。”

一时间所有的说法都是让温纾滚出江家的。

“阿衍啊,你这媳妇儿才嫁进江家就杀人,以后岂不是会翻天了,我看啊还是离了好。”叶晚晚旁边的女人说道。

离了她的晚晚就能嫁进去了。

脸上的笑意都快掩饰不住了。

温纾不说话,就安安静静的站在老爷子身边。

老爷子满意的眼神闪过,然后狠狠地一拄拐杖,瞬间安静了下来。

外面的事他早就听说了,没想到叶家的女儿这么不识大体,这种时候捅出来,让他们主家在这些旁支面前丢脸。

“老大家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你就怂恿着自己的侄子新婚离婚?”老爷子淡淡的语气,带着无限的威压。

温纾有些惊讶老爷子没有把她赶出去,她本以为老爷子会是注重家风然后直接把她赶出去的。

江大夫人立马收了笑,“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也是为了阿衍着想。”

这应该是江衍父亲的兄弟媳妇吧,看起来尖酸又刻薄温纾想。

看着他们讨论了许久温纾才开口道,“婶婶,如果我是杀人犯自有警察来处理,有法律法规处置,不劳您一把岁数还操心。”

江大夫人一向注重保养,自以为保养的很年轻,结果被温纾直接说老,当即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

又碍于老爷子不敢发作。

叶晚晚一看风向变了,江老爷子还帮着温纾说话顿时气的捏紧了手。

“爷爷,可是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总归是对江家不好的。衍哥哥,你……还是……”

“我没有妹妹。”江衍冷冰冰的开口。

几个字让叶晚晚当即白了脸,不敢说话了。

温纾差点笑出声,不愧是不近女色的直男啊。

突然他也不是那讨厌了。

“好了!既然这件事没有真相大白,纾纾就先去祠堂待着吧。”

老爷子发话,这件事直接被压下去了。

叶晚晚死死的握着手,不满意现在的结果。

这个位置明明是自己的!

肯定是这个贱人狐媚的勾引了衍哥哥!

那张脸好看的让她的嫉妒之心不断的胀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