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穿到古代我成山里汉的心尖宠

穿到古代我成山里汉的心尖宠

清炒土豆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云曦月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来到古代收破烂!一场意外,她穿越成为了一个小农女,开局便迎来了被人上门求亲的一幕!戚大力是个山里汉,人如其名,力大无穷!无奈下,她嫁了过去,自此过上了收破烂赚钱养家的日子……

主角:云曦月,戚大力   更新:2022-07-16 01: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曦月,戚大力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到古代我成山里汉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清炒土豆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云曦月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来到古代收破烂!一场意外,她穿越成为了一个小农女,开局便迎来了被人上门求亲的一幕!戚大力是个山里汉,人如其名,力大无穷!无奈下,她嫁了过去,自此过上了收破烂赚钱养家的日子……

《穿到古代我成山里汉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云曦月是被冻醒的,感觉冷风阵阵,醒来时脑袋里忽然涌出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穿越了!

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听到院子里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云老爹,我是来下聘的,聘礼都带来了。”

下聘?聘礼?

紧接着,屋外就响起一阵争论声。

“什么聘礼?戚大力,我……我家没有适合你的闺女。”

“云曦月,她答应我要嫁,我才替你付了医药费。”

争吵间,一个扑通的声音,紧接着原主的娘李氏的声音惊呼声,“天啊,戚家大力杀人啦……当家的,你没事吧。戚猎户,你不要乱来,我跟你拼了。”

听到这里,云曦月已经坐不住了,忙不跌撞的冲了出去。

戚大力身高八尺,满脸络腮胡,头戴皮毡帽、一身兽皮还带着血迹,此刻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云家夫妇,仿佛随时都会出手一般。

云曦月心里一惊,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这个男人的胳膊,“爹、娘,你们先进去,我来跟他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可从她接受的记忆来看,原主确实接受了这人的医药钱,答应了要嫁过去。

只是,这是原主私下答应,并没有告诉她爹娘。

不过,也难怪原主爹娘反应如此强烈,毕竟这位戚大力的名声太过骇人,什么生饮血活啃肉,什么江洋大盗,通缉犯,一拳打死山猪之类的传言,加上他一向不与人亲近,每日背着铁弓上山,浑身是血的下山,更是让这传言越演越烈,让人如何不怕。

云曦月想哭,可哭不出来,她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刚穿越就要遭这事,她也不想嫁这么恐怖的人啊。

可现在绝对不能松开手,原身挖的坑,只能由她来填了,谁让占了人家的身体。

云家夫妇又怎么会放任女儿一个人面对这个恶霸,“月娘,你快过来,快过来,到爹这里来,爹保护你。”

云曦月死死的抱住戚大力的胳膊,转头看向满脸是血的爹,心里更加害怕了。

“爹,快带娘进去,别吓到小五了。”

听到儿子的名字,毛老爹有些迟疑,可是女儿这里……

“不行!”

“爹!你们不进去,我立马就嫁了啊。”

可就在这时,云曦月感觉到自己身体悬空了。

她抬头看去,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眼中的不耐烦更深了,隐隐还夹着一点怒气。

云曦月觉得自己可能是穿越史上最悲催的人,没有之一。这男人只需要一拳,自己的小命儿就要不保。

越想越害怕,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

可是她忘了对方的另一只手,只见戚大力的左手动了…

动了……

所有人惊恐的看着他高高的抬起,朝云曦月而去!

天啊,这个云曦月完蛋了,所有人都闭上了眼,不敢看接下来那血腥的场面。

等了一会儿,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小心摔!”

粗狂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云曦月只感觉到屁股被一双炙热的大手兜了下,还来不及害羞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拦腰抱住,一股独属于猎户的气息传来,让她不禁面红耳赤。

“太瘦了!”

明显的嫌弃打断了云曦月的思绪,睁开眼对上那双嫌弃的大眼,嘴一撅,眼中怒火中烧,“放我下来。”

她云曦月也是有原则的!

戚大力弯下腰将怀里的瘦猴子放下,嫌弃之意更加明显。

云曦月却不管这些,既然这个男人不是想打自己,那就好说了。

“戚……戚大哥,我们出去谈谈吧。”

戚大力看了一眼她身后抖得像鹌鹑一样的云氏夫妇,嗯了一声,就走出了院子。

歪歪扭扭的栅栏门被他视若无物,不过那眼底的嫌弃十分明显。

云曦月跟了上去。

“月娘!”

担心的呼唤声让她停住了脚步,转头回给爹娘两人一个安抚的笑脸,而后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走出了院子。

空旷的马路上,一高一矮两个人隔着半米的距离对立而站。

云曦月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开口道:“戚大哥,之前确实是我答应你要嫁的。但是我还没有给我爹娘说,所以你能不能再等等。”

她自己也得适应适应,做做心理准备。

“女人就是麻烦。”

这话里的嫌弃让云曦月的思路卡顿,可戚大力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开口道:“什么时候。”

云曦月没有反应过来,戚大力又重复了一遍,“我说什么时候来提亲。”

“啊?哦,那个,过……过几天吧。”

戚大力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丫头,以前看到他就躲,现在居然不怕他了,这种感觉倒是有些特别。

“三天后我来提亲。”

云曦月抬头看向眼前的人,这家伙用得着这么着急么。

正想说话,突然毛氏从院子冲了出来,直接将云曦月藏在了后面,“不行,月娘,我和你爹不同意。”

明明全身都在颤抖,可是她还强迫自己挺直腰板,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人高马壮的猎户,“戚……戚大力,你……欠你的银子,我们会想办法还的!不准抢我女儿!”

云曦月听到这话羞愧不已,抬头看向戚大力,见他皱起了眉头,仿佛随时会爆发一样,她赶紧将瘦弱的母亲抱住转身,背对着戚大力,轻声道,“娘,不是这样的…”

“五十两!”

身后传来戚大力粗狂的声音,吓得李氏一哆嗦,整个人都有些傻了,“五……五十两……月娘,月娘,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云曦月无奈了,可是她还没有资格埋怨戚大力什么,毕竟人家只是实话实说,现在还是先将娘安抚住,“娘,您先回去,这里交给我好不好!”。

毛氏哪里肯听,尖锐的声音陡然提高,“交给你,如何交给你,那可是五十两,不是五两!不…不行,月娘,娘不能害了你,走,我们走!爹娘就是卖身也不会让你进这狼窝的!”


李氏拉着云曦月就要往家走,戚大力抬手想要告诉他们这钱其实不用那么着急,可是当他抬手时,李氏却以为他是要动手,吓得尖叫起来,“不要!戚大力,你不能打我家月娘……”

话没说完人直接晕过去了,云曦月也没想到李氏会这么激动,想都没想背着李氏就往家跑去,还不忘说一句,“戚大哥,我以后再给你解释!”

戚大力眉头一挑,看着僵在半空中的手,傻傻的站在那里…

他真的只是想说句话而已啊!

目光落到院子里的野味上,想了想还是抬腿走进了院子,刚走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激动的声音,“月娘,你没事吧!”

“娘,你没事吧,怎么晕了!”

“娘没事,我是看到戚大力想打你,我就装晕了!”

李氏脸红的不像话,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其他。

云曦月呆住了,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戚大力什么时候要打她了。

戚大力傻眼儿了,他什么时候要打那瘦猴子了!

不得不说误会总是这样的自然而巧合,戚大力想了想还是决定说清楚,抬手敲响门,里面传来月娘温和的声音,“谁啊!”

“是我!”

一听这个声音,里面瞬间传来东西落地以及李氏慌张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他万一冲进来了怎么办?”

云曦月无语了…

戚大力头顶乌鸦飞过…

最终戚大力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那个,我想说银子不用着急,这些野鸡留给…云老爹补补,不算聘礼!”

这话一出,里面瞬间安静了,没多会儿云曦月走了出来,脸颊绯红,一脸不好意思,“对不起,戚大哥,我娘她…”

戚大力依旧沉着脸,可云曦月却看出了不一样的意思,他似乎有些沮丧,对,就是沮丧。

“没关系!我先回去了!”

“等下!戚大哥,关于婚事,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原身已经十五岁了,十六不嫁者,其父母有罪,罚银不说还得强制配军户。

她想得很清楚了,与其不知道以后会被官府配个什么军户,不如嫁给眼前这个男人,至少知根知底。

说完有些忐忑的看向眼前的男人,只见他嗯了一声,就离开了。

云曦月松一口气转身走进房间,却被毛氏叫到了堂屋。

堂屋唯一完好的方桌前,毛老爹一脸严肃坐着,一旁还有个双眼无神的小男孩自顾自的玩着。

看到妻女进来,他眼眶一红,厉声道:“云曦月,跪下!”

云曦月只能跪地,一旁的毛氏不乐意了,“她爹,我家月娘已经够苦了,你还要如何啊!要跪,行,我陪她一起!都是我这个娘没用,拖着这身体连累了你们,要不是我的身体,你怎么会铤而走险上山打猎,落得满身是伤,若非如此,月娘又怎么会招惹上那个人啊…她爹,你要罚就罚我吧!”

说完跟这云曦月一起跪下,毛老爹本来就很心疼,如今听到妻子这么一说哪里还有怒火,剩下的满是心疼。

“你说什么傻话,养家糊口本就是我这男人的责任,可现在却让妻儿跟着我吃苦受罪,还让女儿不顾礼义廉耻,与人私相授受,我…是我无用啊!”

看着相互搀扶的两人,看着朝自己伸来的手,云曦月心里酸酸的涩涩的,一瞬间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她笑了,前世孤寡一生,这一世竟有这样一对父母,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伸出手搭在云氏的手上,红着眼笑着道,“爹、娘,不是你们的错,是女儿自作主张了,不过你们可否听女儿一言,其实我是思虑周全后才决定的。”

云曦月打算说服二老,将他们扶着坐在椅子上,又伸手去抱起双目无神的小弟,揉了揉他的头发。

“爹,娘,我今年十五了,若再不婚配,明年就要被官府指婚…”

“不会的,不是还有骆家那孩子吗,我们可是有了口头婚约的!”

云老爹激动的开口,云曦月苦涩一笑。

原身之所以会答应戚猎户,就是因为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爹,口头上的约定如何能信,这些年他们家可有人上门过!”

“那我就去找他们去”,云老爹说完,拖着伤腿就要冲出去,云曦月连忙叫住他,“爹,你不用去了!”

云老爹很清楚自己的女儿,他也能看出女儿对骆子轩有几分心意,可是现在在女儿的眼中只有冷漠,那只有一个可能,女儿定是知道了什么。

“月娘,告诉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说啊!”

云老爹又气又急,自从他家里出事以后,断了仕途,以前那这个称兄道弟的同窗们也一个个敬而远之,可他不相信骆家也会如此。

这一急是又咳又喘,云曦月连忙找来水,“爹,别急,喝口水。”

云老爹哪里还有心情喝水,接过碗放在桌上,“月娘,快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云曦月只能咬牙开口道,“骆家跟镇上李家定亲了,就在爹出事的那天!”

也就是说半个月前,好,很好!骆家当真是欺人太甚啊!

“可你也不能随便答应其他人的婚约啊!”

云老爹是真的心疼了,这个女儿从小到大就十分稳妥,做事沉稳不急不躁,这次若不是因为自己…

看着爹娘又陷入自责,云曦月索性将想法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爹、娘,就我们家现在的情况,谁家敢上门提亲,就算有那种人家,女儿嫁过去伺候一家老小,看公婆脸色,你们舍得吗?可是戚…戚大哥家就不同了,他家里只有一个老爹,我一过去就自己当家做主。而且又在村子里,女儿嫁过去就算真有事,爹、娘难道还不管我了。再者,你们看这戚大哥一口气能拿出五十两银子给爹治病,那说明他是有家底儿的,女儿嫁过去肯定不会吃苦的…”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女儿说的这些他们听起来都很不错,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行!他打人!而且听说他可能是匪患出身,不行,不行!”

云老爹很快就抓住问题的关键,云曦月哭笑不得,这个爹还真是不好糊弄!

不过她自有办法,“爹,你看到他打人了?还是你看到他勾结匪患了?女儿是没有看到,女儿看到的是在我们一家孤立无援,在女儿四处借钱无果,绝望之际是戚大哥慷慨解囊,还帮女儿把爹送去镇上的医馆,忙前忙后!爹,您常教导女儿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还说过不可人云亦云…”

看着爹娘的表情,云曦月知道她成功了,云老爹思索一会说道“这事交给爹,你别管了,去做饭吧!”

云曦月起身走到厨房,看着米缸里那一点粗粮,认命的走到了院子,捡起戚大力留下的野鸡,一番处理后,拔下了鸡毛,正准备将鸡毛倒在后院的地里时,脑海里传来一个机械的声音,“请尽快垃圾分类,超过时间将会受到处罚!”

垃圾分类!

云曦月脚下一滑,差点摔倒,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穿就穿了,穷点苦点她也认了,可怎么来到这穷乡僻壤了还要垃圾分类,可不可以不要啊!

回答她的是一阵电流声,还有浑身传来的战栗感,甚至能感觉到嘴里冒烟了!

云曦月欲哭无泪,仰望苍天,嘴里念念有词,“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这是她前世每天要说几百上千遍的台词,几乎成了她的口头禅了!

如今这话一出,系统居然又有反应了,“鉴于宿主表现良好奖励分类钳一把,请好好利用!”

若不是手中多出一把长钳子,云曦月都要以为她之前在做梦,什么分类系统,她这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

埋怨归埋怨还得认命的进行分类处理,她着实不想再被电一次了。

将鸡毛单独堆放,脏水再倒向院子,脑海里叮的一声,“恭喜宿主完成第一次垃圾分类任务,奖励两积分,可兑换物资…”

后面一连串的消息,云曦月欣喜若狂,看来这东西还不算鸡肋,竟然能兑换生活物资。要知道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油盐柴米这类物资。

只是积分太少,能兑换的东西也很少,最后她兑换了一点盐和油。

看来还得继续垃圾分类啊。

“是否接受下一个任务!”

云曦月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庭院垃圾分类任务,这居然还是个循环任务,完成一次可获得五积分。

云曦月露出穿越以后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伴随着阵阵香气,院门走进来两个人,“哟,月娘这是做什么呢,这么香!”

“村长叔,您来了,我做了点野鸡汤,一会留下来吃饭吧!”

村长本想客气两句,可这香味让他厚着脸皮点头了。

“成,我先去看看你爹!”

伴随着阵阵香气,李氏进了厨房。看着母亲到来,月娘不疾不徐,在汤里加了盐,试着开口道:“娘,我想给戚大哥家里也送点过去,毕竟是他送来的!”

原本以为云氏会不同意,却不想云氏接过她手里的勺子开口道,“理应如此,你先去送吧,赶紧去赶紧回来,我们等你吃饭!”

说完盛出满满一大盆,盖上布装进篮子里,递到了云曦月的手里。

云曦月一脸怀疑,“娘…你没事吧?”

云氏看着女儿,替她捋了捋额角凌乱的头发,又替她擦掉脸上的油污,“你说的没错,我们这样的家庭,戚…大力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了,去吧,爹娘等你回来吃饭!”

云曦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门的,她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所以表情一路上都很惆怅,可落到别人的眼里却是另一番解释了。

没多久村子里就流传着云曦月被逼嫁给山脚下猎户的消息,有人说是戚猎户趁机逼迫,也有人说是云家爹娘卖女,可不管说什么的,总不太好听。

云曦月并不知道这些风言风语,她敲响了戚大力家的木门。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戚老爹,我是月娘,来给您送些东西!”

等了一会儿,门才开了,“哦,是月娘啊,你这是?”

“戚老爹,今天戚大哥送了两只野鸡过来,我给做了,这不给您们送些过来。”

戚老爹眼中精光闪过,那木头儿子居然会讨姑娘欢心了?

“那老头子可有口福了,只是大力去镇上,就我一个老头子在家,就不让你进去了,等他回来我让他把碗和篮子还回去!”

云曦月笑眯眯的应声,将篮子递了过去,转身回了家。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咳嗽声,紧接着是村长的声音,“云老弟,你当真要让我去把这借条送过去?你不是说大力要来提亲了吗?那还…”

“村长兄,我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嫁妆我会给姑娘准备,聘礼之事还请村长兄替我带个话,我云宏章不卖女儿,不靠聘礼,他戚家给多少我原封不动让女儿带到夫家去。至于嫁妆…虽然我无用,可二两银子我还是能拿出来的!”

村长被惊住了,“宏章老弟,你…你可别逞强!”

云老爹似乎打定主意,刚要开口,云李氏的声音响起了,“月娘,你怎么在这里,东西都送过去了?”

里面的声音停止了,云曦月眨了眨眼,将眼泪擦干,“嗯,娘,我来帮你端饭菜吧!”

因为村长来了,云李氏就做了点粗粮饼。

配上这鸡汤,那味道也是绝了。

村长喝了一大碗鸡汤和一个饼后,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月娘这手艺也是绝了,这可比镇上的手艺都好!吃也吃饱了,我也该去办事了,大力那孩子是个不错的,月娘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村长留下这句话,拍了拍胸口就走了。

收拾好桌子,云曦月端着一碗鸡汤走到了小弟的面前,他依旧不说话自己玩自己的,即便是饿了渴了也不会说话。

别人不知道,云曦月知道他这是典型的自闭症。

“小五,姐姐做了新的鸡汤,你要不要替姐姐尝尝。”

小五依旧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石头,仿佛外面的世界与他无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