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甜宠小福妻

甜宠小福妻

姽婳晴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林芝婉成为了古代渔村里的柔弱小萝莉,亲爹为人憨厚老实,娘亲体弱多病,家中还有年幼的弟弟,小日子过的百般艰难,然而林芝婉没想到的是,在爹爹重病之时,爷爷奶奶还有自私自利的大伯将他们一家人赶出家门,不过幸好她有催生植物的五彩石,还有前世的卤味技能在手,挑战古代人的味蕾,改良高产作物,转身逆袭成为名满天下的小农女!

主角:林芝婉   更新:2022-07-16 01: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芝婉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宠小福妻》,由网络作家“姽婳晴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林芝婉成为了古代渔村里的柔弱小萝莉,亲爹为人憨厚老实,娘亲体弱多病,家中还有年幼的弟弟,小日子过的百般艰难,然而林芝婉没想到的是,在爹爹重病之时,爷爷奶奶还有自私自利的大伯将他们一家人赶出家门,不过幸好她有催生植物的五彩石,还有前世的卤味技能在手,挑战古代人的味蕾,改良高产作物,转身逆袭成为名满天下的小农女!

《甜宠小福妻》精彩片段

林芝婉的意识昏昏沉沉的,鼻间嗅到海滩独有的腥咸,耳畔隐隐约约传来海浪拍打沙滩的“哗哗”声。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的!她的老家在内陆地带,这辈子就沾了在滨海城市读大学的妹妹的光,平生唯一那么一次看见过大海,怎么会听到海浪的声音?

林芝婉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却始终被那粘稠的黑暗缠绕着,好似梦魇时的感觉——意识似乎是清醒的,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二姐,二姐!呜呜呜……二姐你不要死呀!石头不饿了,石头不吃馒头了!二姐你醒醒啊……”林芝婉感觉有个小小的重量,扑在自己身旁,拼命地摇晃着自己的胳膊。

二姐?不对吧?她明明是家里的老大,在初中时父母相继去世,作为大姐的她,辍学打工拉拔两个弟弟妹妹成人。被叫了二十多年的大姐,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二姐了?一定是认错人了!

“作孽哟!这孩子不就捡了块馒头吃吗?竟将人往死里打!芝婉这孩子身子本来就不结实,今儿被撞得头破血流的,不会没气了吧?”

“还是孩子的大伯娘呢!一块馒头又不值几个,居然把孩子拿孩子的头往船上撞,没见过心这么狠的!”

“芝婉她爹,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捕鱼好手,又会打猎。老林家里的五间新房子和新船,全靠着他才张罗起来的。孩子吃块馒头又怎么了?”

“我看着孩子不怎么好,赶紧把芝婉她娘叫回来,迟了只怕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李桂花,果然刀子嘴斧头心,连自己的侄女都下这么狠的手,咱们可得离她远点儿,免得哪天不小心得罪她了,被从后面捅了刀子还不知道呢!”

……

林芝婉耳中嗡嗡地,充斥着各种陌生人的声音。意识渐渐清晰的她,感觉到自己躺在软软的沙地上,额头上传来阵阵疼痛,周围似乎围了不少人。

奇怪的梦,什么时候能醒来啊!

“你们瞎胡沁什么!不知道不要乱说!!这个死妮子偷我从娘家带回的馒头,我不过熊了她几句,轻轻推搡了两下,谁知道她就倒船上了!我这不是叫我们家黑子去请大夫了吗?哼!小姐身子穷人命,跟她娘一样,病秧子一个,只会浪费粮食!”一个尖锐的妇人声音,破锣一般地嚷嚷着。

“二姐没有偷馒头,这块馒头是黑子哥掉地上嫌脏不要的!二姐看我饿,就捡起来了!二姐不是小偷!”那个稚嫩的童声,抽抽噎噎却异常清晰。

“你个小崽子,年纪小小,就学着说瞎话!你黑子哥明明说馒头是你二姐偷的,还不承认!我就轻轻搡了她一下,说不定她故意撞到船舷上,用苦肉计逃避责罚呢!”那妇人尖酸的语气中,透露出出了心虚的味道。

“大山媳妇,你这话就不地道了!孩子头上撞了个大血窟窿,连气儿都没了,还诬赖孩子用苦肉计!才多大的孩子,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中,隐隐含着怒气。

就是,就是!这个妇人可真够极品的,一块饼子把孩子打得头破血流的,还亲戚呢!林芝婉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极品妇人到底有多“极品”,可是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怎么也张不开。

“草儿——”这是个疲倦的声音,带着焦急和心疼。林芝婉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一双瘦弱的臂膀抱了起来,几滴带着温度的泪水,低落在她的脸上。

好温暖的怀抱,有妈妈..的味道。多久了?自从十四岁时妈妈车祸离世后,就再没感受到如此温暖安适的感觉了。即使在生活中咬牙学会了坚强,林芝婉还是有种想哭的冲动。

“小妹……流了好多血!娘,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去请大夫!”这是个小女孩的声音,顶多十多岁——不过,她在叫谁妹妹?不会是我吧?林芝婉心中突然涌上一股不妙的预感——怎么这个梦境,越来越真实了?

嘶——额头上好痛,还有被人抱在怀里的感觉……这绝对不是梦!可是,她明明做了二十九年的林芝婉,怎么会突然间成了“草儿”?

“让开,快让开,尤大夫来了!”

“尤大夫,救救草儿,求你救救我的女儿!”搂着她只知道一味哭泣的妇人,终于抬起头颤抖地恳求着,声音软弱又无助。

“把孩子放平,我先帮她止血……”林芝婉感觉一双手轻轻地擦去她额角的血迹,清理伤口时的剧痛,让她的身子猛的一抖。轻轻掀开眼帘,刺目的光线让她不得不重新闭上眼睛。

“醒了,醒了!芝婉醒了!!”周围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尤大夫一边轻柔地帮小女孩包扎伤口,一边道:“醒了就好,不过她身子本来就弱,又流了那么多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弄点有营养的给孩子补补。”

林芝婉把眼睛缓缓睁开一条缝,渐渐习惯了眼前的亮度。当她看清身边的一切,不由大吃一惊——她身边怎么围了一圈古装打扮的人?回想起刚刚耳畔的声音……难道狗血的穿越情节,降临到她的头上?

“草儿,你醒了?头疼不疼?告诉娘,还有哪儿不舒服?”林芝婉循声转过头,望进一双布满关心和心疼的眸中。呃……这是她娘?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样子。

“妹妹,谁把你打成这样?我帮你去骂他!!”这个瘦瘦小小,看起来不足十岁的小萝莉,是她姐姐?林芝婉睁大了眼睛,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小小的手掌,小小的身子——她心中苦笑了下,难道上苍怜悯她前世少年持家的艰辛,让她重新找回残缺的童年?

不过老天爷,你好歹也选个条件好的家庭吧,看着一家子穿得破破烂烂、面黄肌瘦的,连别人扔的半块破馒头都捡起来吃,也忒惨了点儿吧?

林芝婉渐渐从穿越的震惊中恢复平静。既来之则安之,前世的弟弟妹妹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也是该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远在异时空的弟弟妹妹,此时是不是在为她的突然“离世”而伤心悲泣?

一时间,林晓婉意识有些恍惚,遥想起自己十五岁刚升初二那一年,爸爸妈妈照旧赶早集卖菜,却在半路出了车祸双双去世。叔叔伯伯帮着草草料理了父母的后事,就匆匆离开,生怕走慢一步,就要被孤苦伶仃的三个孩子沾上似的。

身为长姐的她,自动辍学,用单薄幼嫩的肩膀,挑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那年,妹妹十二岁,弟弟刚满十岁。

十四年来,她不光要料理家中的三亩田地。为了凑齐弟弟妹妹的学费,她不得不四处去打工。怕老板嫌她年纪小,就谎报岁数说自己已经十七,只是看着显小而已。

她贩过菜,帮人卖过水果,当过服务员,在工厂里做过工……后来,一个卤菜店的老板娘,看她吃苦耐劳诚实厚道,又同情她的遭遇,把她留在店里帮忙。

卤菜店的待遇还不错,包吃住,工资也比别的店给的高。老板娘还把她那手卤菜的绝活,毫无保留地教给她。后来,老板娘打算回老家,把这个口碑不错生意兴隆的卤菜店,低价转让给她。就是靠着这个小小卤菜店,让她得以供弟弟妹妹读完了初中、高中……。

妹妹懂事,心疼她起早贪黑的工作供她上学。高中毕业后,瞒着她未曾参加高考,偷偷跟着村里的女孩们一起,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程。

为了这事,林晓婉狠狠地哭了一场,恨自己没本事,耽误了妹妹的前途。以妹妹的成绩,虽说考不了名牌学校,考上本科应该是没问题的。

弟弟从小成绩就在班里名列前茅,小学和初中时,还各跳了一级。十五岁还在高二的时候,就缠着班主任帮他在高三报名参加高考,志愿表上除了第一批录取的军事院校,其他都填了空白。

军校不但免学费,还发基本的津贴,成绩优异的毕业后分配到地方军队,还是副连级军官呢!她知道,弟弟这是为了减轻她的负担呀!

一转眼,十四年过去了。妹妹一边打工一边自学,取得了本科文凭,并且熬成了一个小白领,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弟弟在军校里,表现一直很优异。十九岁毕业,分到了金陵军区,成为军区年纪最小的军官。后来,高大英俊,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弟弟,被金陵军区副司令看中,介绍给自己小孙女。两人一见钟情,情投意合。

结婚时,妹妹也带着她的白领老公和一岁多的儿子来参加婚礼。看着弟弟妹妹都有了幸福的家庭,她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就多喝了两杯……酒席散后,她在下台阶时,不小心踩空,从楼梯上栽了下来……再醒来,就成了从小体弱的渔家小萝莉……


“你……是我娘?”林芝婉脑中并没有留存本尊的记忆,不过她恰巧碰到了头,给她一个装失忆的大好机会。穿越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

那瘦弱妇人苍白的脸更白得像张纸,她身子晃了晃,满脸不可置信:“草儿,你怎么了?怎么连娘都不认得了?尤大夫,我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捻了捻颌下的胡须,皱着眉头沉思片刻,道:“我年轻时候,看过一本医书,上面有个案例,是说一个人从山上滚下来,撞坏了脑子,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小丫头,你再仔细想想,看能想起些什么吗?”

林芝婉——现在的林芝婉皱着小脸,认真地做思考状。良久,果断地摇了摇头,道:“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苦命的女儿……尤大夫,草儿的病能不能好,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林芝婉这一世的便宜娘亲,抓着她的手,默默地流泪。

围观的乡邻们,咂着嘴摇头叹息:柳氏也够苦的,婆婆尖酸刻薄,妯娌懒惰自私。她自己在生小儿子的时候,月子没做好,落下病根,却依然被婆婆使唤得一刻不得闲。可婆婆还是看她不顺眼,成天挑刺儿。

男人虽然是个能挣钱的,可柳氏一个铜板摸不到,都被她婆婆张氏把在手中。小女儿一出生就病病歪歪,都说养不大,现在脑子又摔坏了,唉……尤大夫安慰道:“放心,只要没有其他症状,对孩子的身体是没有什么影响的。说不定,过些日子,她又能把以前的事想起来呢。先把孩子抱屋里吧,可别受了风。”

“多谢尤大夫,又要麻烦尤大夫您了!”林芝婉的娘亲柳氏,用衣角擦了擦眼泪,弯下腰想要去抱女儿。

她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抢前一步把林芝婉抱起来,道:“二嫂,还是我来吧!”

林芝婉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高大单薄,浑身透出斯文劲儿的小伙子。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六岁的她,被个小伙子抱在怀里,还真有些别扭呢。

小伙子冲她露齿一笑,道:“二丫头,还记得三堂叔不?”

“不记得了!”林芝婉老实地摇摇头,却扯痛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小伙子连忙紧走几步,抱着她朝不远处一座带院的房子走去。林芝婉很想有骨气地自己走,可因为失血过多,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只好老实地窝在三堂叔的怀里,不停自我暗示:我是小孩,我现在是小孩……她的眼睛可没闲着,不着痕迹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心中有了底儿——这是个不大的渔村,离海不远,村子里大多是破旧的茅草屋,像她们家五间房子带个大院子的,在村里也算中等偏上的人家了。

可……她家条件看着不错啊,为什么还为了块没鸡蛋大的黑面馒头,送了本尊的命呢?

“这是怎么了!?”一个头发斑白,有着深刻唇边纹的老妇,从主屋里出来,看到媳妇怀里满身血迹的林芝婉,眉头紧皱,嘴里叨叨着:“早上才出的门,上哪淘去了?摔破了脑袋,不得花钱治?一家几个药罐子,再多的家底早晚被你们败坏光!!老二媳妇,你是怎么看女儿的??”

“二姐不是自己摔的,是大伯娘推的!”小正太石头,口齿伶俐地挺直腰板,维护自己病弱的姐姐。

老妇人眉心皱起深深的纹路,三角眼中的怒火射向了后面那个畏缩的痴肥身影,冷喝一声:“老大媳妇,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媳妇李氏眼睛骨碌碌转了转,避重就轻地道:“我不是听黑子说,芝婉丫头偷了我屋里的馒头,一急没收住手嘛!”

芝婉的双胞胎姐姐林小莲,可不像娘亲那么好性,冲着躲在李氏身后肥胖的黑子嚷道:“黑子哥惯会说瞎话,他的话也能信?”

宝贝儿子被编排,气势已经弱下去的李桂花,又像皮球似的弹跳起来:“臭丫头,你说谁说瞎话呢?偷东西还死不承认!这年景谁舍得把大馒头往地上扔?黑子,过来!快给大家说说,你怎么看到芝婉那个死丫头偷咱家馒头的?”

又黑又胖的林舸小名黑子,是家里小字辈中的老大,被他娘惯得上天。别看平时在弟弟妹妹们面前称王称霸,胆子却只有一丁丁大。芝婉因为他随口一句话血流满面,随时都有可能断气,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

他躲躲闪闪地吭哧吭哧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恨得李氏用手拍了他几下。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把谎言进行到底,却被芝婉的哥哥林航一句话堵住了。

“黑子哥,还记得咱们听‘冤魂索命’的故事吗?还有十八层地狱的传说?刚刚大伯娘也说了,说谎害人是要下拔舌地狱的!”已经十岁的林航平时虽寡言,心中却是有成算的。

黑子心虚地朝着被婶娘抱在怀里的芝婉看了一眼:瘦弱苍白的林芝婉瞪着空洞的大眼,幽幽地盯着他。没有一点肉的小脸,衬得眼睛大得吓人,乌黑的瞳孔几乎布满整个眼珠子,再加上满脸暗红的血迹,不正跟故事里锁魂的厉鬼没啥两样吗?

差点吓尿的黑子,不敢再看,把头埋在李氏的怀里,杀猪般地叫嚷着:“不是我害你的,不要来找我!!刚刚说的不算,馒头是我掉地上脏了不要的!哇……不要拘我的魂,我不要下拔舌地狱……”

真相大白,李氏再想狡辩已是枉然,气得在儿子背上捶了几下,不得不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放软身段:“这死孩子,叫你乱说话!!弟妹啊,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跟过来的林立春,此时开口了:“孩子都伤成这样了,还计较那一角馒头!弟妹,赶紧把医药费给尤大夫!”

林立春是芝婉爷爷老林头的大哥,因芝婉奶奶张氏的缘故,两家关系一般。

张氏一听又要为这个赔钱货出钱看病,登时瞪圆了眼睛,从牙缝中挤出:“他大伯,你说得倒轻巧。付医药钱?每年花在这臭丫头和她娘身上买药的钱都够一家子吃饭的了。家里哪还有什么钱?家里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禁得起这样折腾!一点小伤,用草木灰捂上就行了,还抓什么药!”

“不是自己亲孙女,当然舍不得花钱!”跟来的乡邻摇头叹息着。

这张氏是林海娘死后老林头娶的填房,嫁过来后生了老三林波和小闺女林彩蝶。老大林大山是张氏带过来后改了姓的。

林立春气哼哼地替侄子打抱不平道:“三弟妹!大海这孩子,每天天不亮就出海捕鱼,还隔三差五地上山打些野鸡野兔,到镇上换钱补贴家里。村里人的眼睛都亮着呢,这个家如果要没大海,能盖上这五间大房子,你们家能换上新船?现在,他闺女受伤你就舍不得花钱,能不让他寒心?”

张氏听了林立春的话,不乐意了:“他大伯,照你这话,我们家过得好全靠他林海一个人了?告诉你吧!这钱,我还真不掏!!谁造的孽谁还,谁打伤的谁掏!”说着转身进了屋,把门摔得震天响。

李氏肥肥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小声嘟囔着:“钱都在娘手里掌着呢,我哪有钱……”她拉了一把儿子,也钻自个儿屋里了。

柳氏苦笑着对尤大夫道:“尤大夫,诊费和药钱等孩子爹回来,让他给您送去……对不住了!”

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柳氏送走了尤大夫和乡邻……


被放在炕上的林芝婉,看着目露慈爱的柳氏,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时隔十四年,她终于又有娘疼了,虽然这个娘过于柔弱,看着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林航摸了摸芝婉的头,对柳氏道:“娘,小妹从小体弱多病,这次又遭了这么大的罪……尤爷爷说,要给弄点好东西补补。”

房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宁静,想到婆婆的抠搜,柳氏带着苦涩的神情出了门。小石头凑过来,用冰凉的小手,抚上了她的脸蛋,用稚嫩的童声,在她耳边小小声地道:“姐姐,你好好养伤,明天我给你掏鸟蛋吃……”

林芝婉收拾好心情,冲这个大脑袋的小萝卜头笑了笑。跟可爱的小家伙说了一会儿话,一阵疲倦袭来,在陷入昏睡的那一刻,耳畔传来院子里柳氏忍气吞声地道:“娘,大夫说芝婉的身子弱,要补补。她早上就喝了两口稀粥,我想给她炖个鸡蛋羹……”

“吃,吃,吃!再厚的家底,也不够你们几个病秧子折腾的!请大夫、抓药,哪样不要钱?鸡蛋下一个集市的时候,还要拿去换钱呢。罐子里还有些白米,你抓一把熬碗粥对付着吧……”

林芝婉这身子本来就弱,又失血过多,最终抵不住睡神的召唤,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了好久,就连中途的喂粥、灌药,都没能把她惊醒。她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粘稠的黑暗中,拼力挣扎却挣脱不出那种死寂的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要认命放弃的时候,黑暗中却亮起了一丝光点,一个气急败坏又甜美声音,出现在她的脑中:

【糟了!怎么误打误撞之下,跟一个弱小人类认主成功了?怎么办?怎么办?要不……不管她,她死了主从关系就解除了——可是,下一次重见天日,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

该死的灵祖娘娘,居然把它这个伟大的补天神石,封了大半灵力,丢弃到不知道哪个空间的人界,整整等了八百年,才被一个人类女人给捡去。还没等认主呢,就又死翘翘了……要不是它拼尽残存的神力,把那人类女人的灵魂,带到另一个空间,找到契合的身体重生,估计又要经历一个八百年,它才能现世。

唉……弱一点就弱一点吧,总比让它躺在无尽的黑暗中强。只是她头上的伤……看来少不得,又要消耗它残留不多的灵力了……林芝婉正为这个会说话的啰嗦光球感到惊奇时,突然感到额头上的伤口一片清凉,不再火辣辣地疼了。周围的黑暗渐渐散去,她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室内点着昏暗的油灯,隐约可以看到瘦弱的柳氏趴在炕边,静寂中她的呼吸清晰可闻。

林芝婉想起那个离奇的梦,抬起胳膊,摸了摸额头,果然不疼了。难道刚刚不是在做梦?那个自称补天神石的金色光球真实存在?还治好了她头上的伤?

林芝婉被捂在被子里感到一阵燥热,把胳膊从被窝伸出来,却看到自己枯瘦的手腕上,系着一条带着五彩石头的红绳。这不是她平生唯一一次出去旅游,在布达拉宫附近山涧中捡到的小石头吗?

石头只有玻璃弹珠大小,被溪水冲击得光滑圆润,当时她觉得这块石头五颜六色挺好看,便捡回去让人打个孔,配根红绳子戴在手腕上。后来,她嫌做卤菜的时候碍事,就随手一扔不再管它了。怎么会同她一起穿越重生了呢?

“草儿,你醒了!你昏睡了整整三天,再不醒,娘就要带你去镇上看大夫了。”趴在炕边的柳氏觉察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正在研究彩色石头的她,惊喜地喊出声来。

林芝婉定定地看着柳氏,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瘦。秀丽温和的容颜,却清瘦而苍白,帮她盖被子的手,布满了粗糙的茧子,手指上还有几处伤疤。一看,就知道这是双长期劳作的手!

“娘……”柳氏虽然比她前世大不了多少,目光中满满的母爱,却让她心头一热,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自从十四岁双亲去世后,就再没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过她了。林芝婉鼻头酸酸的。

“草儿不哭,伤口疼吗?娘帮你吹吹……”柳慕云轻轻在女儿包着纱布的头上吹了两下,又赶紧转过头去,用袖子抹去眼角涌出的泪滴。

在怀双胞胎的时候,她在洗衣服时不慎落水而早产。小莲还好,体重稍轻却健健康康的长大。只有芝婉这孩子,刚生下来连奶都不会吃,还三天两头生病,好几次差点撑不过去。

孩子需要长年吃药,可家里没分家,她爹捕鱼打猎赚回来的钱,全部都要交到婆婆手中。每次向婆婆要买药钱,婆婆总是不情不愿,说上一大堆难听的,还有大嫂在一旁冷嘲热讽地帮腔。

为了孩子,她都能忍下来。她万万没想到,这次女儿差点死在大嫂的手中,大夫明明说要给孩子补充营养,可婆婆却连一个鸡蛋都不舍得。

柳慕云看了眼窗外沉沉的夜色,眉梢写满了无奈。她嫁到林家已经十三年了,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猫迟,累死累活地承担了家中大多数家务。

累,她倒不怕,就是无论她怎么做,都得不到婆婆的欢心。时时承受着她挑三拣四的目光,和尖刻的冷言冷语,连带着几个孩子,都不受待见。

家里其他人也是指不上的。芝婉因大嫂而受伤,孩子睡了三天,大哥一家连面都不露一下。只有小姑子和公公来屋里看了一眼……“草儿,饿不饿?你小姑送了个鸡蛋,我用热水帮你焐着呢。”柳慕云帮女儿剥了鸡蛋,看她小口小口地吃下去,满意地笑了笑。

又道:“乖女儿,你再睡会儿,娘去做饭。睡醒了,有你喜欢的白米粥哦。娘给你熬得浓浓的,配上腌菜,给我们家草儿盛上一大碗!”

林芝婉想到陷入昏睡前,娘问这具身体的奶奶要只鸡蛋,都被拒绝,猜到她们家肯定很少吃上白米白面这样的细粮。

为了这碗白米粥,柳氏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冷言冷语呢,便有些心疼地道:“娘,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别单给我准备了。今天不是已经吃了个鸡蛋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