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曾期盼与你白首

曾期盼与你白首

人间不值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纪灵瑜为爱执着,她明知道顾若白的心中另有所爱,可她还是一往情深,直到她为爱满身伤痛的那一刻,她才恍然初醒。顾若白曾以为没有纪灵瑜的世界会充满幸福和甜蜜,后来当她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的那一刻,他才知他爱她早已情深入骨……

主角:纪灵瑜,顾若白   更新:2022-07-16 01: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灵瑜,顾若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曾期盼与你白首》,由网络作家“人间不值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灵瑜为爱执着,她明知道顾若白的心中另有所爱,可她还是一往情深,直到她为爱满身伤痛的那一刻,她才恍然初醒。顾若白曾以为没有纪灵瑜的世界会充满幸福和甜蜜,后来当她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的那一刻,他才知他爱她早已情深入骨……

《曾期盼与你白首》精彩片段

天阴着,飘着小雨。

纪灵瑜让司机停下车,她进了明城医院。

“顾太太,您没有家属陪同,自己来拿结果?”医生问道。

纪灵瑜点点头:“只是拿个结果,我一个人来就行。”

“那好吧!”医生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找出她的两张检查结果放在桌上,直接说道:“顾太太,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顾太太您怀孕了,已经六周。”

“坏消息,顾太太,您得了白血病,治愈的希望不大。”

“顾太太,请保重身体。”

……

从医院出来,纪灵瑜走得极慢,她脸色煞白,脑子乱乱的,连撞了人都不知道。

“医生,您就直说吧,我还能活多久?”

“医生,今天的事情,别让我先生知道……他,工作挺忙的。”

“医生,那我先走了。”

……耳边的回音一声接着一声,俱都是她强作镇定的含笑拜托。

然而,又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她都快死了,还是舍不得让那个男人知道。

认识他五年,嫁给他三年,她爱他,一如概往。

可,他恨她,也一如概往。

在他心中,她怕是连一根草都比不上。

他爱的,永远只是那个浅笑淡然的女子,那女子在他心中,美好得就像是一幅画,永不褪色。

“阿言,你生病了就要来医院,别逞强,懂吗?”黑色的车子在面前停下,男人从车里出来,扶着一袭白裙的女子,温柔的往医院里面走。

叫阿言的女子撒着娇,声音娇娇柔柔的嗔怪着:“哪就那么娇贵了,就一个小感冒……”

“小感冒也不行,感冒不治会变成大病的。阿言乖,听话,我陪着你,不怕的。”男人再次温柔的哄,言语之间,尽是柔情。

纪灵瑜愣愣看着,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包,想到包里的那两份检查报告,她张了张嘴,眼泪已经落在眼底:“若白……”

她喊了一声,顾若白听到了,一看是她,眼底的柔情瞬间变得淡漠:“纪灵瑜,你跟踪我?”

满眼的厌恶,是那么的刻入骨血!

结婚三年,他永远都是这样一副表情对她……哪怕是两人夫妻间的情事完毕,他也依旧能够很理智的抽离,然后扔给她一片避孕药,居高临下道:“吃了它!我顾若白的孩子,不可能从你的肚子里爬出来!”

而在他面前,她也永远乖巧,卑微,一如现在这般。

他一生气,她就怕他不要她。

心很慌。

眼底的泪水憋了回去,她喃喃解释:“若白,我没有跟踪你,我……”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阿言生病了,我要照顾她。”顾若白不耐烦的打断她,就这样当着她的面,扶着另一个女人,与她擦身而过,进了医院。

“若白,这样不好吧,万一灵瑜是有什么事呢?”叫阿言的女子担心的说,顾若白的声音又冷又冰:“她能有什么事?一惯会装……你别理她,你感冒了,你才是最重要的。”

你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

这字字句句又如一把重锤狠狠砸在纪灵瑜心上,将她砸得满身是伤,极致哀伤。

靳言,曾经是她最好的闺蜜,最好的朋友……现在,也是扎往她心上的,最利的一把刀!

刀刀入骨,却不见血。

纪灵瑜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慢慢的,用力的,捏紧了手里的包……喉咙里呜咽而出的窒息,几乎要让她站立不住。

风起,她的眼泪也终于能够肆无忌惮的流下来。

喃喃念着:“可,我才是你的妻……”


雨水没入衣领,凉彻入骨。

她爱他,三年如一日。

可他恨她,同样也是三年如一日。

五年前的那一场车祸,他生命垂危,是她不顾一切的救了他……可现在,她却成了他最恨的人。

因为,他从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如同天使一般美好的靳言。

他认定了是靳言救的他。

也同样认定了……她纪灵瑜才是那个撒谎的人!

直到后来,她不择手段想方办法的嫁给了他之后……他更是恨她如骨!

他恨她断了他与靳言的良缘,也更恨她的满口谎言,毫不诚实!

可,这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她说的都是真的……真正冒充她救人的那个人,是靳言。

然而,他从来都不信。

无论他解释多少次,解释得多么卑微与无力……他永远都那般高高在上的看着她。

看着她如小丑一般的哭泣,看着她那张满是泪水的脸,让他厌恶。

他说:“纪灵瑜,你但凡要点脸……离婚吧!”

三年婚姻,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碰她的日子屈指可数。

是啊……他那么厌恶她,她为什么还不离婚,她还在求什么?

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在路上,走在街上。

身边都是雨,路过的都是行人。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还有孩童指着她说道:“妈妈,那个阿姨怎么了?她为什么不穿鞋?”

鞋?

她没穿鞋吗?

纪灵瑜愣愣回神,她低头看去……才发现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都走丢了。

她一双脚,连丝袜都没穿,白得反光,刺眼。

可,她是什么时候丢掉的鞋,她也不知道啊!

纪灵瑜又呆呆的看了会儿,慢慢蹲了下来……伸手去擦着脚上的泥。

可擦了这一只,另一只还有。

擦了另一只……这一只又溅上了。

她就一直用力的擦着擦着,直到把两只脚擦破了皮,擦出了血……她没觉得疼,还在擦。

她拼命的擦,用力的擦。

咸咸的眼泪滴下来,落在她的脚上……她忽的停下动作,往雨水里一坐,抱着手中死死抓紧的手包,像抱紧了全世界。

是的,她不哭。

她不能哭!

她才刚有了宝宝,她不能哭啊……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想到宝宝,她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雨水太凉,她不敢再淋下去……连忙小心翼翼起身,护着还没隆起的腹部,她低低的说:“对不起宝宝,是妈咪不好……妈咪一时想事情入了神,把宝宝给忘了。不过妈咪以后不会了。妈咪会好好护着你,一直到你平安出生。妈咪的宝宝,也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宝宝。”

脚好凉,她得赶紧回家,她的宝宝……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呀,太太,车呢?你怎么是淋着回来的?”佣人王妈惊见全身湿透的纪灵瑜,连忙把她扶进房间,又急匆匆去厨房冲姜汤。

纪灵瑜回了房间,先是小心翼翼把包里的两张诊断结果拿出来,想了想,压在了抽屉里的结婚证下面。

她不知道顾若白有没有可能看到这两张纸……但,大概率是不会看到的吧?

毕竟,他也不经常回家。

可今天,她想要他回来。

她怀孕了,想要跟他分享她的喜悦……或许,他们之间有个宝宝,这种糟糕的情况会有所改变呢?

伸手摸着还没换下湿衣的小腹,纪灵瑜马上拨通了电话,顾若白过了很久才接起:“有事快说,阿言正在住院,我没时间跟你啰嗦!”

依然是那般冰冷的声音,比外面的雨更冷!

满心的喜悦,瞬间就被这道冰冷的声音打了下去,打得她透心的凉!

一个感冒都需要住院,需要他这么全力去呵护。

那她呢?

她是他的妻,他却连接个电话都嫌烦!

她紧紧的握着电话,忽然就有了不甘心,她说:“顾若白!你回来!你今晚必须回来!”


雨,依然在下。

从六点吃过晚饭,纪灵瑜一直等到他第二天的凌晨两点钟……顾若白才带着一身的消毒水味道,从医院回来。

进了卧室,一把将靠床头坐着的纪灵瑜扯起来,捏着她的下巴,迫着她看向他,目光如刀,字字诛心:“纪灵瑜,顾太太你当得烦了,是要改行当娱记了?跟踪我,你想做什么?”

他的力道很大,捏得她很疼。

纪灵瑜看着有些狂怒的他,目光瑟缩一下,又用力的挣扎开,喘着气说:“我没有跟踪你,我也去医院。若白,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我……”

话没说完,已经被顾若白直接打断,冷笑道:“你也去医院?还真是巧啊!你是明知阿言身体不舒服,才跟着去的吧?像你这样的女人,恶毒心肠,什么事做不出来?!”

抬手把脖间领带一扯,缠在手上,居高临下的道:“来吧!我知道你想要……不过就是个贱货,婊子!只要肯干你,你就能安生几天!”

纪灵瑜愣住,略显苍白的脸迅速泛上怒意,她气得骂他:“顾若白!你胡说什么!我叫你回来是有正经事的……”

“能有什么正经事?不就是缺男人了,想要吗?我成全你!纪灵瑜,你知道吗?每月一次的这种事情,可真让我恶心!我就只当是招了个鸡!”顾若白毫不留情说着。

已经伸手抓了她的脚踝拉过来,把她扯到身下,任凭她如何挣扎,顾若白用领带绑了她的手,把上衣随手盖在她的脸上……用力,撞入!

痛!

纪灵瑜惨叫着,下意识挣扎,腰间却被男人用力扣紧!

是一种毫不留情,想要弄死她的狠劲。

直到最后,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再也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男人抽身离开,居高临下把她扔在一边,连手上的领带都没有给她解:“纪灵瑜,这一次,算是惩罚……希望下次,你段数可以再高点!”

医院那边,阿言还在住院治疗,他怎么忍心扔下阿言一个人孤零零的?

想到那个美好到如画的女子,温柔又善良,顾若白眼底便闪过一抹温柔,转身离去。

身后大床上。

纪灵瑜慢慢的把盖在脸上的衣服拿下,她全身都在痛!

如同散架了一般的难受……她痛的想哭,却死死的咬唇,忍住。

不!

不可以!

她要做妈咪了,她要给宝宝留个好榜样啊!

她不能让自己的宝宝还在肚子里时,就变成一只哭巴精……那样就不漂亮了。

“宝宝,一定要开心,不要哭啊,乖……你爸爸他,只是心情不好,他其实还是很爱妈咪,也很爱宝宝的哟。”

伸手抚着肚子,纪灵瑜艰难的起身,用牙齿解开绑手的领带,把一边扯坏的衣服又扒拉扒拉穿上,这才勉强下了地。

“太太?”

王妈听着里面的动作,担忧的叫了一声,“太太,先生走的时候吩咐了,要太太喝药。”

可真是造孽哟!

每次这种时候,王妈都吓得不敢出声。

先生太狠了,怎么可以这样折磨太太?

好好一个太太,瘦得都快一阵风给刮跑了。

药?

纪灵瑜猛的想起这件事,一张本就煞白的小脸,更是变得半丝血色皆无!

不!

绝不能让顾若白知道她怀孕这件事!

他要知道的话,一定会逼着她打掉孩子的。

他曾说过,他顾若白的孩子,绝不能从她肚子里生出来……那么刚刚,她是无意中躲过了一场灾难。

想到这些,纪灵瑜顿时又起一身冷汗。

顾不得身体疼痛,她抓过手机,拨出电话:“是我,纪灵瑜,帮我一个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