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七零反派去下乡

七零反派去下乡

崖上的太阳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正在网络上持续更新中的重生类女频小说,《七零反派去下乡》上线至今收获许多粉丝,主人公:江小小、顾杰,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真实生动,小说又名《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这本婚恋情感类小说重点讲述了:前世作死的江小小,要撕去反派的外衣,重生回到下乡当知青之前,这一次她再不会放过白莲花母女;重生之后的开挂金手指空间,竟然还要与人共享,那人还是前世她避之不及的高岭之草……好在顾杰天生劳碌命,自己只需要坐享其成即可。

主角:江小小,顾杰   更新:2022-07-15 2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小,顾杰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反派去下乡》,由网络作家“崖上的太阳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网络上持续更新中的重生类女频小说,《七零反派去下乡》上线至今收获许多粉丝,主人公:江小小、顾杰,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真实生动,小说又名《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这本婚恋情感类小说重点讲述了:前世作死的江小小,要撕去反派的外衣,重生回到下乡当知青之前,这一次她再不会放过白莲花母女;重生之后的开挂金手指空间,竟然还要与人共享,那人还是前世她避之不及的高岭之草……好在顾杰天生劳碌命,自己只需要坐享其成即可。

《七零反派去下乡》精彩片段

江小小睁开眼睛,浑身疼的和被汽车碾压了一样。

耳边传来哭泣的声音,还有不断的抱怨。

“妈,她不会死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推了她一把,是她自己没站住,撞在柜子上的,和我没关系。”

“闭嘴!死不了!她要死了,你就等着下乡。”

这个声音这么耳熟?

入目所及是老旧的筒子楼的客厅里,她坐起身,眼前一晕,一头撞在床角的铁架子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她感觉到热乎乎的液体流下来,彻底昏迷不醒。

谁也没看到额头的鲜血浸染了江小小唇角的一颗黑色的痣,发出璀璨的光芒。

一闪一闪,犹如发光的星星。

“不好,快去看看。”

吴淑华和江咏梅来到客厅的一瞬间,光芒瞬间消失不见。

她们看到的是江小小满头是血的昏迷不醒。

江咏梅不安的抓着吴淑华的手臂,“妈,她不会真死了?这可不能怪我,这头上的血可不是我打破的,是她自己摔下来摔得。”

一说到这个,江咏梅来了精神。

江小小那个狐狸精!要是破相的话就好了。

这个江小小就是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害得罗士信围着她团团转,心心念念惦记着江小小,这一会要是江小小破了相,看谁还能喜欢江小小。

“小小!”

这个时候一个人冲进来,一下子拨开吴淑华母女两个,“你们干了什么?要是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

一把抱起地上的江小小,直奔医院。

江咏梅正想回两句,被吴淑华一个眼神瞪回去,硬生生咽回去。

“妈,瞪我干嘛?我出去了。”

立马溜出去,准备去找罗士信。

吴淑华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也是恨铁不成钢。

两天都忍不了,江小小要下乡了。

再有两天就走了。

偏偏这个时候闹出来这个事情,老江回来恐怕会多想。

她必须想一个说法。

…………

江小小在医院醒过来,身边只有的四哥江少杰在身边守着,看见妹妹醒了,小心的扶江小小起身。

“小小,你怎么样?医生说没事,可是你一直没醒,这都一天一夜了。你难受不难受?我去叫医生。”

看着还年轻气盛得四哥,江小小眼神复杂。

这个时候的四哥还是那个疼爱她的四哥,可是以后四哥被江咏梅挑拨离间和她形同水火,恨她入骨。

“四哥!我没事了!我们出院吧!”

这一次住院是她马上要下乡的前两天,明明是江咏梅推倒了她,摔破了头,吴淑华怕她起不来,到时候不能下乡,才把她送到医院。

是啊!

很讽刺,她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正是要下乡的开始。

“你别着急,你摔破了头,肯定是那个女人和江咏梅干的好事,趁机你就住院,咱不去下乡,要下让江咏梅下乡,或者江少军也行!凭什么让你去?”

江少杰给妹妹出主意,妹妹身体不好,是他们家几兄妹里身体最不好的,要不是他爸偏心,怎么可能让江小小下乡。

江小小摇摇头,上辈子就是这样,她听从四哥的主意住院,被赶到医院看望的江建国正好听到,大怒之下,狠狠打了四哥,打的四哥下不了地,据说养了三个月才好。

甚至她离开的时候,江建国都没送一下她这个女儿。

这辈子不需要,她的名字已经在下乡的名单里,因为成分不好,他们家几乎饱受关注,她根本不可能不去。

后妈吴淑华怎么可能让她的亲生女儿江咏梅去,更不可能让老六江少军去。

江少军是父亲江建国和吴淑华的亲生儿子。

那个时候吴淑华就是用一个卑劣的借口把她骗去下乡。

四哥江少杰三个月后也会是下乡名单里的,只不过他们不是去的一个地方。

他们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是下乡名单中的一员。

谁也没逃掉。

可惜当时她不知道这个结果,错信了吴淑华。

这一次就算了。

“四哥,算了吧!我的名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下乡一员,早点出院我还能收拾一下行李。咱们都不是孩子,这事情躲不过去的。与其等人家上门,还不如积极主动一些,落一个好影响。”

江小小看到病房外面的熟悉的劳动布衣服的一角。

果然还是和上辈子一样,江建国就在外面。

江少杰还想说什么,看到妹妹苍白的脸色还是闭嘴了。

“可是要下乡也轮不到你,那不是还有我,还有江咏梅?吴淑华就是偏心自己的女儿,舍不得江咏梅去。”

气愤不已,按照年龄来说,江咏梅的确是比江少杰还大一岁。

“四哥,你错怪了阿姨,其实阿姨这一次是为了你!”

门外的脚步一动不动。

江少杰一愣,指着自己,“为了我?吴淑华怎么可能为了我逼你下乡?”

“四哥,真的,机械厂的名额下来了,那是咱爸的唯一一个名额,阿姨和我商量,我要是去上班,你就得下乡,可是机械厂不比其他厂矿,女孩子去了也干不了。

与其那样,还不如你去机械厂,我下乡。这样能保住家里的名额,我才同意的,阿姨真的没私心。你今天下午该去机械厂报道的。”

不是白莲花?不是绿茶婊?那咱就绿茶一回。

江少杰一听,差一点蹦起来,“不可能,吴淑华根本就没告诉过我,我倒是听江咏梅专门跟我炫耀,说她舅舅给她找了一个机械厂的工作。

做了一身新衣裳就是为了上班。难道说吴淑华居然想冒名顶替?妹妹,你被骗了!”

江少杰气坏了。

吴淑华居然打的这个主意,这个吴淑华真是混蛋。

吴淑华一听这个话脸色一白,完了。

本来以为这事情天衣无缝。

谁能想到,江小小居然这个时候和江少杰说出来。

“小小,你怎么样了?我和你爸来看你了。”

“都是咏梅玩心大,和你开玩笑,没想到失手了。你就原谅咏梅。”

“看看阿姨给你买的罐头。”

吴淑华急忙打断兄妹两个的话,也不知道江建国有没有反应过来。

江建国是典型的这个时代的大男子主义,这家里他是一家之主,也是大家长,是拥有最高权威的那个男人。

他的一句话,家里的儿女自然都得听。

江建国要是想要粉饰太平,息事宁人。

一切都好办!

江建国要是不肯,那就什么都行不通。

她可是一直在江建国心目中是厚道善良的继母。

“爸,阿姨!”

这些年他们都不愿意改口,江建国也默许了他们一直叫阿姨。

江小小一脸的欢喜,想要站起来,结果眼前一黑,脸色一白,差一点再次晕倒。

江少杰急忙扶着妹妹躺下。

“你还没好,你急什么?爸,你看看妹妹,都要被江咏梅打死了,这像是开玩笑吗?女孩子最怕脸上留疤,江咏梅这不是诚心的啊!”

江小小心里叹气,四哥还是这样,抓不住重点。

这时候是考虑江咏梅推自己的事情?

是工作好不好!

看到女儿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血渍从纱布渗出来。


江建国难得想起了过世的妻子。

小女儿长得最像妻子。

“小小,你别乱动!好好休息。”

声音柔和很多,跟往日冷硬的那个江建国有了很多变化。

江小小嘴角露出嘲讽的冷笑,眼神低垂,谁都看不到她眼睛里的讽刺。

这就是她亲生的父亲,只要不涉及到他的利益,所有的儿女都可以牺牲,毫不在意的维持一个五好家庭的虚假和谐。

当然他的小儿子江少军不行。

“爸,我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咱们就出院吧!咏梅肯定是不小心的,我不怪她,是我自己说错了话,我不该说四哥要去机械厂报道,她一生气才推了我一把。

咏梅毕竟不是爸的亲生女儿,估计是觉得爸厚此薄彼。

也怪我没说清楚,机械厂的工作是专门照顾机械厂职工的名额,是爸的亲生儿女才能上班的。不是阿姨提醒我,四哥还在家里闲着。我都自私的想自己去上班。

现在好了,四哥的工作安排了,我也能安心下乡。”

温柔的话语,清清楚楚把事情说清楚。

顺带给江咏梅上眼药,还把继母的丑陋嘴脸揭露出来。

这一次吴淑华休想瞒天过海让江咏梅顶替上班。

她必须保住四哥的工作。

她下乡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名字已经报上去,不可能不去。

可是四哥还来得及。

江咏梅是吧!

那就下乡去吧!

要去一起去!

江建国一听这话,脸色缓和一点,女儿儿子能相亲相爱,他心里也慰藉。

“既然你妹妹为了你牺牲这么大,你就老老实实去上班!要是再敢给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一锤定音。

“爸,要不然让妹妹去上班!我去下乡,你看看妹妹这么虚弱,又被江咏梅推下楼摔成这个样子,去了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

江少杰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妹妹。

江建国看一眼江小小!果然一张小脸苍白,整个人弱不禁风,心里也是一疼。

“别胡闹,你给我去报道!小小已经在下乡知青名单上,那是能随随便便改的?你别不知道好歹。辜负了你妹妹一番心意。”

回过头对江小小说,“小小,爸知道你是个好的,你放心,爸不能亏待你,你有什么要求,爸尽量满足你。”

看着懂事的女儿,江建国终于放下大男子主义,改走温情路线。

江小小抬起头,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那眼神里满是仰慕和渴望。

“爸,阿姨说的对,我做这些是希望四哥有一个好前程,也是希望家和万事兴。本来阿姨是让咏梅下乡的,后妈难当,不能让人说阿姨偏心。是我自己要求去的。

我不能让爸为难,也不能让阿姨为难,爸,我身体弱一点没关系,都是为了建设祖国,这是我应该做的。爸,我走了,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四哥,以后你和爸一个厂子,多孝敬爸爸,代替小小尽孝!”

这一番话说出来,吴淑华就知道糟糕了。

她就是用这一套百试不爽的拿捏江建国,江建国最吃这一套。

果然江建国一脸的慈爱!被女儿感动的都有点鼻子酸酸的,眼眶热热的。

还是女儿懂事,太懂事了。

再看看这孩子赢弱的身体,“淑华,小小身子弱,走的时候,你给准备五十块钱,五十斤粮票让她带上,还有东西都多准备一点,听说垦青农场地处偏僻。不能亏了这孩子!”

吴淑华咬牙挤出一个笑容,“建国,我知道,肯定不能亏了小小,这么懂事的孩子。”

江小小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容。

“爸,没事,我少吃点!穿少点,只要阿姨姐姐在家里吃好穿暖就行,只要阿姨对爸爸好一点,我吃点苦,受点累都没事。”

想从她身上讨好处!那就先吐一升血出来。

吴淑华恨得要命,还要努力装出一副贤惠的摸样。

“小小,那怎么能行?阿姨和你爸就是省吃俭用也会给你准备出来!”

江建国是典型的旧时代男子,在这家里他是工人,是那一个拿着工资挣钱养家的男人。

也是唯一江建国还能拿的出手的东西。

如果妻子儿女都不听他的,江建国那最后一点权威也就没有了。

江建国万万不允许的。

现在一听到吴淑华的话,省吃俭用?

他们家还需要省吃俭用?

不由得蹙眉。

他一个月能挣八十,这是高级工程师的工资,吴淑华一个月三十八块五,养活几个孩子是富富有余。

再想想小小马上要下乡,看着这孩子一听这话委屈黯然的神色,不由得冷了脸。

“淑华,别说了,给小小准备一百块钱,一百斤粮票,穷家富路,孩子也好有点钱傍身。”

吴淑华立马贤惠的闭嘴。

江建国在这个家里有绝对的权威,心里却暗恨,这个死丫头一张嘴就要走了家里这么多钱,这是要死。

江小小暗暗抿嘴,吴淑华终于也知道白莲花那一套让人吃亏的滋味。

她立马眼神里都是星星,满脸雀跃的跳起来,拉着江建国的胳膊。

小女孩一样的撒娇摇晃。

“爸,你真好!”

江建国莞尔,小女儿难得和自己亲近!这孩子一想胆小怕事,唯唯诺诺,没想到现在摔了一跤,反而变得性子活泼起来。

一眼看到江小小头上的伤口。

不由得眉头紧缩,“你回去也要说说咏梅那丫头,这是小小大方不计较,要是遇到别人也这么冲动,人家能让?别老是惹麻烦。让她安分守己。”

吴淑华急忙解释。

“老江,咏梅肯定不是那个意思,那孩子一向口无遮拦,肯定是话赶话,说到那个上面的,小小肯定是误会了。才会一气之下!”

走到江小小面前,

“小小,咏梅不知轻重和你开玩笑过分,回去就教训她,咱们别在这里让外人看笑话!先回去,明天你就要下乡,回家好好养养,也要准备行李。”

江小小知道也只能这样,抱紧江建国的胳膊。

“爸,我头晕!你背我好不好?”

上辈子就吃亏在不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道理,这辈子她要成为那个最会哭的孩子。

吴淑华急忙道,“哎呀,小小,你爸这么大年纪,哪里能背动你!听话,阿姨扶着你走!别累着你爸!”

一副体贴的妻子模样。

江小小低下头,两滴委屈的泪水落下来,砸在江建国的手背上。

江建国无奈的摇摇头,“你啊!摔了一跤现在有功了!别哭了,好好好,背就背!爸背你!”

江建国背着江小小,小小的女孩在他背上居然轻的不可思议,江建国这才发觉小女儿太瘦了。

和江咏梅那个珠圆玉润的丫头比起来,小女儿瘦的有点可怜。

还要下乡!

江建国忽然觉得愧疚的无法言喻。

自己不称职啊!

江小小得意的趴在江建国背上,她可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一哭一撒娇,就能脱离苦海不去下乡。


不下乡她也不可能脱离这个家。

七零年走到哪里去?

就算她再有本事,拥有更多的记忆,在这个时代也是空有一身本事,什么都不可能施展出来。

没工作,没房子,没户口,又不能做生意,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番话这些铺垫都是为了让江建国厌恶江咏梅,顺带给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下乡可不是想不去就不去的。

她不去,就需要四哥去。

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去,起码那个地方她生活了十几年,不差这十年。

吴淑华跟在江建国和江小小身后,盘算着怎么拖延。

明天江小小就走了!就算要钱自己想办法做做面子工程,钱就假装忘记了。

拖过去明天,拖个一年半载早就忘记,谁还记在心里。

不过就是嘴上说说。

无关痛痒的伏低做小她可以忍。

只要不伤及自己儿女的利益,陪个理道个歉算什么。

江建国有些内疚,这个孩子本来在他眼中是个存在感不强的,也不多说话,今天哭成这样,大概是真的自己平时太不关注这孩子。

让孩子伤心了吧!

“小小,爸还有一件军大衣和羊皮褥子,到时候都给你带上,你要保护好自己,以后爸每个月会给你寄五块钱。”

江小小搂紧江建国的脖子,细细的胳膊看的江建国心里难受。

“爸,你真好!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可惜我要走了,您一定保重身体,等女儿回来孝顺您。”

吴淑华差一点没在后面吐了。

这个江小小还真敢说。

怎么这丫头现在比她还……气死了!

江建国想起女儿望着他满眼的仰慕之情,不由得心口涌起了难得的心疼。

这孩子一直都不多说话,却没想到这孩子对自己这个父亲这么依赖。

油然而生的一股大男子气势,“好,爸,等你回来。”

吴淑华要说出口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一家子很快出院回家。

吴淑华回到家里,拉着江建国进屋,关门才和江建国诉苦。

“老江,不是我诉苦,家里孩子多,日子不好过,家里孩子又多,每个月月月光,少军又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早知道你让我准备那么多钱,我就该节俭一点,都怪我…………”

她不会和江建国大吵大闹,她嫁给江建国的时候就知道,江建国的妻子那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

江建国当年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要不然她也不能处心积虑嫁给江建国。

温柔就是拿捏江建国的最大武器。

江建国一抬眼,就那么冷冷的注视着吴淑华,那目光里带着寒冰,还有了然的犀利,洞察一切的嘲讽。

让吴淑华忽然背后发寒。

“老江……”

“老吴,别说了,按照我说的准备,少杰马上就要上班!家里多一个人挣钱,有的是时间准备,可是小小身子那么弱,下乡是家里亏欠她,我们做父母的应该补上。

我知道你偏疼少军咏梅一点!可是小小也是我的女儿。

咱们家还不至于没钱!”

江建国说完这话就出门。

吴淑华突然就腿一软,坐到在沙发上。

江建国别看大男子主义,可是不是傻子。

她的那些小动作恐怕还是让江建国反感了。

吴淑华想起那些东西就肉疼。

江小小这一次是真的狮子大开口。

就当破财免灾。

吴淑华到时候假装忘记取钱,等到明天送江小小走的时候,她不提,也不去,江建国到时候还能怎么样。

准备东西还真得用心。

为了江建国不挑理,她还真的准备好两床五斤厚的棉被,这可是缎子面的新被子,那个时候棉花都是新棉花。

这是那个死鬼冯明秀的嫁妆,都是好东西。

本来想留着以后给女儿当嫁妆的,现在也都便宜了江小小。

还买了所有江小小需要的东西,花了足足三十块钱,没心疼死。

可是也只能忍着,只要打发走这个讨债鬼,家里也就清静。

谁都知道下乡的知青也许这辈子就要扎根农村,回不来的。

这家里以后也就没人可以挑战她的权威。

吴淑华急忙找来江咏梅,“工作的事情别提了!下午江少杰就要去报道,你别去了!免得被你爸厌恶你!”

事情已经败露,原来的打算也完了。

江咏梅怒道,“凭什么?妈,我不去上班!就会下乡的,妈,你还是我亲妈吗?”

“那有什么办法?你爸现在已经知道工作的事情,你别因小失大,到时候真的惹恼了你爸,什么都没有!难道你想回去吴家?”

江咏梅狠狠地把茶缸摔在地上,怒气冲冲的走了。

吴淑华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这都是什么债!

可惜更堵心的在后面,晚上的时候,江建国回来,居然吃饭的时候当着全家人的面,给江小小一百块钱,一百斤全国粮票,居然还有两只藤箱子。

吴淑华所有的话都卡在嗓子眼里。

她的小盘算显然没来得及施展,江建国又不是真的看不明白。

很多时候以前的江小小不争取,江建国也就不看在眼里。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成了这样。

江小小也反省过,上辈子太木讷和安静。

一句话也不多说,自以为那是懂事,实际上谁懂事谁吃亏。

不是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这辈子她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江建国她的存在,一切自然不同。

“爸,这钱太多了,我要是全拿走,家里您和阿姨都要省吃俭用,我心里会难受,爸,还是算了,我不想您和阿姨为难。”

江建国看着善解人意的女儿,更是满满的心疼怜惜。

“不用,谁说咱家要省吃俭用?爸工资足够用!养活一个你算什么,再养活两个都没问题。听话,你出门需要用钱的地方多,拿着!

这是爸给你的!”

满满的父爱爆棚。

“爸,您真好!都说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我现在才知道有爸的孩子才是宝。”

引来江建国开心的大笑。

“小丫头,你就是爸爸的宝!”

江小小才高高兴兴把钱和粮票接过去,贴身藏好,行李也收拾的妥妥当当。

谁管吴淑华那一脸的沉默,上辈子就是她太懂事,生怕这个后妈看她不顺眼,总是委曲求全,实际上最后还不是一样的看她不顺眼。

这辈子那就怎么痛快怎么来。

吴淑华硬是逼着自己咽下去这口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