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倒爷江涛

倒爷江涛

小伙想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穷苦打工人,江涛因为一场车祸,英年早逝;多少人唏嘘,多少人流泪。当江涛再次醒来,竟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八十年代;他身在一个家庭分崩离析,债务庞大的困难家庭,如今他将会在这个物资匮乏,遍地是黄金的年代,展开一个叫做“暴富”的计划。

主角:江涛,苏梦玲,晗晗   更新:2022-07-15 22: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涛,苏梦玲,晗晗 的女频言情小说《倒爷江涛》,由网络作家“小伙想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穷苦打工人,江涛因为一场车祸,英年早逝;多少人唏嘘,多少人流泪。当江涛再次醒来,竟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八十年代;他身在一个家庭分崩离析,债务庞大的困难家庭,如今他将会在这个物资匮乏,遍地是黄金的年代,展开一个叫做“暴富”的计划。

《倒爷江涛》精彩片段

 

里屋内,江山迷迷糊糊的伸着懒腰坐了起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环顾四周,看着这个连件家具都没有的小破房子,江山有些懵,一脸茫然。

“这是哪?”

他清楚的记得,昨天自己还在送外卖呢,怎么一睁眼就跑到这儿来了。

屋内,床铺桌子,都是用几块烂砖头搭块木板将就的,还有一股子霉味。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也太破太简陋了,还不如他老家的猪圈呢。

“有人吗?”

江山起来喊了一声。

“妈妈!”

“小杂种!给劳资老实点,乖乖跟我们走,要不然,劳资打断你的腿!”

听到屋外有人在咒骂,江山起身走了出去,看是什么情况。

一出去,就看到一群流里流气的混混,正拽着一个小女孩往一辆破旧面包车里塞。

小女孩无助的哭喊着。

“妈妈!”

“萌萌!”

一个女人躺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咒骂着,嗓子都喊哑了,身上全是淤青和鞋印,明显是刚才保护女儿被打得。

“放开我女儿!”

“欠你们钱的是江山那个畜生,要杀要剐你们找他啊,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算什么本事!”

几个叼着烟,身上纹龙画虎的混混根本不理她,打算将女孩带上车。

“放开她!”

看到这场景,江山再蠢也猜出了个大概。

从小就富有正义感且当过兵的江山那会袖手旁观。

几个大步就来到了一群混混的面前。

混混打量了江山一眼,一脸嬉笑,眼中却满是不屑。

“江山,卖你女儿这主意,可是前几天你给我们出的,你这又是闹得那一出啊?”

“放心,等我们把你女儿卖了,该分给你的钱,一分都不会少给你的。再不然,多给你加五块也行!”

“那就这样,咱回见哈!”

混混嬉皮笑脸的就要上车走。

江山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卖自己女儿之类的,他一点也听不懂,而且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啊。

来不及多想,江山一把便抓住领头的混混。

“我让你把这个小女孩放了,你没听到吗!”

见过血的江山,发起怒来,眼中的杀气颇有震慑力。

混混被吓得一愣,但随即反应了过来,他们有五个人,江山就一个,有什么好虚的。

“怎么?想反悔?”

“劳资告诉你,今天你女儿,劳资卖定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想反悔也得有那个资本!你欠我们的钱,要么现在还上,要么这小畜生......嘿嘿!”

混混嬉皮笑脸的挑衅着,完全不把江山当回事。

见这些混混如此嚣张,江山捏紧拳头也不废话。

一拳撂倒一个。

嘭!

一个混混趁江山不注意,抡起一根木棍就在后面砸了江山一棍,砸在江山的后脑上。

一棍子下去,江山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脑袋上的闷疼,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也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江山,1965年生人,出生于一个富商之家,从小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四年前,父母乘坐飞机失事,他继承了百万家产。

没有了人管束,他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沾,五毒俱全,百万家产很快就被他败得一干二净。

唯一拥有的,就只剩下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四岁半的女儿。

手头没了钱,他不能再像往日那般逍遥,便借酒浇愁,没钱买酒就去借,酗酒之后就家暴,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妻女身上。

昨夜家暴过后,他酗酒睡去。

没想到,却让现在的江山来到了现在。

被混混拐卖的小女孩是他的女儿萌萌,而那个躺在院子里,哭得撕心裂肺一直在咒骂的,便是他的妻子,苏婉儿。

领头的混混叫成老二,江山在赌桌上欠了他五百多块钱。

因无力偿还赌债,江山便想了一个馊主意,让成老二把女儿萌萌带去卖掉,赚到的钱双方五五分成。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还清赌债,他就又可以去花天酒地了。

江山也记起来了,昨晚,他一如既往的送外卖,却被一辆失控的轿车撞了。

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他重生穿越了!

重生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渣畜生身上。

这个男人做的这些事,天怒人怨,死了都是在给这个社会做好事,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这个烂摊子,现在落到了江山身上。

“什么玩意儿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敢在劳资面前耍威风比狠,找死!”

“呸!”

耀武扬威的在江山脑袋上吐了一口唾沫之后,成老二上车就要走。

“放下她,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成老二刚坐上车,一道冰冷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响起,吓得他直打冷战。

转头看去,正对上江山眼中的寒芒。

这一秒,成老二怕了。

“开车,给劳资开车!”

话音刚落,成老二就被江山一把从车里拽了出来,一拳打翻在地。

“江山,你tm敢打二哥,你活腻歪是吗!”

其余人见状,纷纷下车,拿起木棍,钢管,朝着江山就招呼过来。

虽然这具身体很羸弱,但好在江山还保留着前身作战过的战斗意识,一拳一脚,三下五除二便将几个混混全部打翻在地。

一个个都被打得不成人样,差点嗝屁。

“这江山,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成老二被打懵了。

在他们的记忆中,江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包废物,虽然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沾,却胆小怕事,随便吓唬一下,骨头都能给他吓软。

唯一的本事,也就是回家打老婆孩子了。

平时见到他们,可都是点头哈腰的。

但今天,这江山竟然敢对他们动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欠了劳资们的钱,还tm敢动手,几天不见,你个杂碎胆儿变肥了啊!”

成老二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擦擦脸上的鼻血,龇牙咧嘴恶狠狠的瞪着江山。

“欠你们的钱,我一定还上。”

“但你们要敢打我家人的主意,我死之前,一定会拉你们垫背!”

江山冷冷的盯着成老二,让成老二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这家伙,之前还怂的要死,现在怎么像脱胎换骨了一样?

这眼神里,透着一股狠劲,和之前判若两人!

直觉告诉成老二,江山这话不是说笑!

不过毕竟是混江湖的,现在在这货面前怂了,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成老二镇定了一下,随后道:“好,那劳资就再宽限你一点时间!五天之内,你要是还不上,劳资叫人灭你全家!”

输人不输阵。

撂下一句狠话之后,成老二放下萌萌,狼狈的带着几个小弟灰溜溜离开了。

这件事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但以他们现在这点人手,又被结结实实的揍了一顿,确实奈何不了江山。

等他回去休养几天,再多叫点人,准备好家伙,不信整不死江山。

五天之后,新账旧账一起算!

“没事吧?”

江山抱起泪眼婆娑的萌萌,回到院内。

“连自己亲生女儿你都要卖,你还是个人吗!”

苏婉儿一把抢过萌萌,满眼愤恨的瞪着江山,恨不得把江山给活撕了。

有那么一瞬间,苏婉儿一度铁了心,萌萌要是回不来了,她就和江山拼命。

这些年,江山打她骂她,她之所以忍受,皆是因为萌萌。

萌萌是她的心头肉,也是她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希望。

曾经有好几次,实在受不了江山的毒打,她决心自杀,一了百了,但每每想到萌萌,心就软了下来。

她死了没什么,可萌萌怎么办?江山这个人渣只会让萌萌生不如死的。

母女俩相拥而泣,看着眼睛都哭红了的苏婉儿和萌萌,江山不免有些心疼。

他很想告诉母女俩,之前那么伤害她们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并不是二十一世纪重生过来的自己。

但这番话说出来显然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虽然女儿回来了,但只有五天期限,那么多钱你拿什么还?”

“难不成你真要咱们一家到时候都去死吗?”

苏婉儿眼中满是怨恨,却不敢表现出来,怕又被毒打。

女儿现在是保住了,但她又开始担心赌债的事了,成老二可是放了狠话,五天之内还不上,就要杀他们全家的。

那些人,可都不是善茬。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

“以前那个人渣让你们母女俩受苦了,现在我过来了,也算是缘分,我会替他补偿你们的!”

江山说着,便转身进了屋。

听着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苏婉儿整个人愣在原地。

但总感觉,今天这个人渣,好像开始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结婚五年,他从未跟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别说语气好点了,就连让他回家别打自己。

那都是奢望!

等到苏婉儿和萌萌进屋,桌上已经摆好了三碗热腾腾的面条,是江山刚刚给她们做的。

在她们的记忆中,这个人渣平日里对她们非打即骂,稍有不满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别说给他们做饭了,就连好脸色都没给过一个。

但今天,这个人渣竟然主动给她们做饭了。

“别愣着了,坐下吃吧!”

江山一边吃一边招呼母女俩。

苏婉儿和萌萌在边上站着,看着桌上的面条,虽然肚子饿想吃,却不敢坐下。

以往母女俩都是等江山吃完了,再吃江山剩下的,这样才不会被江山打。

见母女俩站在边上不敢动,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吃,江山站起身,伸出手拉母女俩入座。

苏婉儿看在眼里,立刻将萌萌护在怀里,惊恐地向一旁躲去。

江山楞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只是想拉她们入座,就将她们吓成这样。

这个家伙,究竟先前是有多么的人渣?究竟揍过苏婉儿多少次?!

他微微叹了口气:“坐下吃吧。”

“我给你们做口吃的,不是天经地义吗?”

苏婉儿楞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浑身激烈地颤抖起来,眼圈一红,道:

“江山,你究竟安得什么心?你是不是在外面,还有别的事情?”

在苏婉儿眼里,江山破天荒的给她们母女俩做饭吃,无疑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不是。”江山想要解释。

“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出去卖,或者把女儿卖给别人,好给你还债是吧?我告诉你,就算是把我打死,我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苏婉儿紧咬嘴唇,淡淡血迹,从她的齿间流出,只是那张俏脸的神色,却是坚定无比。

让自己老婆出去卖?还要贩卖女儿?江山恨得牙痒痒!

这个畜生,为了出去花天酒地,做出这等猪狗不如,丧心病狂的恶事!

这也就难怪苏婉儿会想歪自己。

“你不要想那么多,就是单纯的吃东西而已!”,江山认真解释。

尽管江山这么说了,但苏婉儿和萌萌还是等他吃完了才动筷。

吃完东西,江山在角落的小木凳子坐着,看着屋内简陋得不能简陋的居住环境,不免有些同情。

一家三口住的是一个小破屋,就一个房间,吃饭睡觉,堆放杂物,都在这里面。

屋外用烂砖烂瓦搭了个简易棚子,在里面生火做饭。

后院的旱厕,屋顶是破的,遇到下雨天上厕所,都得顶着个塑料袋去。

还要小心别把塑料袋弄破了,因为要留给下个人用。

这个家实在太穷,以致于就连蟑螂老鼠都鲜少来光顾。

在屋内扫视一圈,江山的目光落在了一张泛黄的日历上。

“1989年6月21号!”

1989年那会儿,他都还没有出生呢,没成想,因为意外,竟然重生到这个时间点来了。

还摊上了一个烂得不能再烂的烂摊子。

等苏婉儿和萌萌吃完,江山这才坐过去,向苏婉儿问起了家里的财务情况。

“自从你把家里的钱都拿去吃喝嫖赌之后,我带着萌萌都是借钱过日子才不至于活活饿死。”

“六婶家借了一块二,陈叔家借了八毛,还有王大爷家......,一共是十块七毛三分。”

苏婉儿平常带着萌萌出去做零工,一个月能有二十块的收入。

不买衣服也不买别的,日常花销就是吃饭,每月是能有一些盈余的。

但她的工资,基本上一发下来就会把江山抢走拿去吃喝嫖赌,她不给就会被打,以至于每个月都要靠借钱才能不被饿死。

江山靠在开裂的墙体上,揉了揉太阳穴。

除了家里欠的十块七毛三,他还欠了成老二等人五百多块的赌债,全部加起来,足有六百块之多。

而且这些钱,都是当下急需还的。

江山臭名昭著,都当他是瘟神,避而远之,肯借钱给苏婉儿的,都是一些老实心善的街坊,家境都不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只因实在不忍看到可怜的母女俩被活活饿死,所以这才饿着肚子,暂借一点钱给苏婉儿。

那些街坊都很需要这笔钱维持生活,而一个月的借钱期限,已经没几天了。

成老二等人的赌债更不用说。

到了期限江山要拿不出钱来,保不齐他们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江山是不怕他们,但苏婉儿和萌萌怎么办?

“1989年......”

突然,江山想到了什么。

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时间段,北边的毛熊老大哥正在和美洲的白头鹰搞冷战对立,但毛熊老大哥显然是干不过对面的,这导致国内动荡,物资断供,空有钱却买不到东西。

这种国际环境下,江山所处的北方城市滋生了很多倒爷,把国内的物资倒卖到毛熊老大哥境内,攫取暴利!

有人更是凭借着这一倒卖手段,成就亿万身家!

九十年代的亿万身家,换算下来,可丝毫不亚于后世的深杭二马!

倒爷大批出现的时间段,是在1989年末,1990年初,现在才1989年中期,也就是说,那些凭借倒卖物资暴富的倒爷,此刻还没有大规模出现!

甚至有可能,他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商机!

“我的机会来了!”

江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个大胆的商业计划在他脑中浮现。


江山动身准备出门。

“你是不是又要去赌了?”

苏婉儿小声问了一句,眼中满是无奈和绝望。

“从今天开始,那些坏毛病我不会再沾了。”

“我是去想办法挣钱,家里欠了那么多钱,过几天人家可就要了。”

江山语气平和,说的认真。

“你每次都说你出去是有正事,但你出去从来就没干过一件好事。”

苏婉儿冷漠的说着,显然是不相信江山的。

但她也没拦着,任由江山来去自如。

以前她试着拦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江山不要出去乱搞了,但迎来的,却是江山的毒打。

久而久之,她对江山的来来去去都习惯了,也越来越绝望。

“相信我,我这次,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

江山语气温和的安抚苏婉儿,让她们娘儿俩安心,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他一出门,娘儿俩就在家担惊受怕。

“你去吧,反正这个家,也已经被你败干净了!”

苏婉儿这么说着,眼中除了绝望,便是无可奈何的苦楚。

以前的劣迹斑斑,任凭江山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唯有落实到实际,才会让母女俩改变对他的看法。

“我走了。”

深深的看了苏婉儿一眼,江山打定主意,转身走出了家门。

苏婉儿看着江山远去的背影,明明是那么熟悉,却又感觉陌生。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他性情大变,但愿他这次,是真的改邪归正了吧。

苏婉儿在心里祈祷。

......

走在街道上,江山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处境。

机会就在眼前,可这货源、买家、运输工具都还没有。

百般权衡,决定先搞定货源问题。

这个年代的雍城,工厂并没有多少,但用来搞定货源应该绰绰有余。

想到这,江山连忙动身。

循着崎岖不平的土路,江山朝着远处冒着白烟的厂区走去。

1989年,国家还没有像后世一样大搞基建,化身基建狂魔,此时的基建水平还很落后。

除了主城区之外,基本上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

路上随处可见一坨一坨新鲜的牛粪马粪。

此时国家的工业水平还很低,后世多到连停车位都要靠抢的车子,现在都是稀罕物,牛车马车驴车是主要的交通运输工具。

走了四五十分钟,沾了一身土,江山终于是看到了厂房的大门。

“哟,今儿什么风把咱江少爷吹过来了?”

“咋的,今天不打媳妇,跑工厂来干毛啊?”

工厂内,一群人看到江山来了,拿江山打趣,引起全厂一阵哄笑。

谁都把他当成笑话,眼中满是鄙夷和轻蔑。

江山父母还健在的时候,这一整片厂区都是他们家的,那会儿,工人们见了江山,不管是出于阿谀奉承还是其他什么目的,都会喊他一声江少爷。

但自从父母离世,厂区被江山贱卖换钱之后,这一声江少爷,里面只剩下了讥讽。

江山随意的笑了笑,随后进入正题,询问起了工厂生产物资的价格。

这一片厂区生产的,主要是皮草和毛毯。

皮草出厂价五块,毛毯是三块。

之所以先来这片厂区,是因为这片厂区生产的东西,品控好,量大,工厂运行稳定。

想做生意,这样的货源厂家无疑是最优选。

“咱厂里做的生意都是大单,最低五百件起批,要想捡便宜,你可以去咱附近不远的毛毯厂,那个毛毯厂快要倒闭了,所有的毛毯都五折卖,一件两件也可以买。”

拿江山打趣完,一群人不耐烦的就把江山打发了。

这片厂区生产的物资,虽然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但他们一般只和大商户合作,而且定金最低都要先交百分之五十。

对于此刻的江山来说,合作门槛太高了。

倒是他们说的,那个快要倒闭了的毛毯厂,勾起了江山的兴趣。

不多时,江山已经来到了那个毛毯厂。

厂里已经停工了,只剩下两个小姑娘在整理囤积的货物。

江山问了一下,这里的毛毯只要两块钱就能买到,要是量大的话,最低可以一块五拿到。

“你们厂长在哪,我需要和你们厂长谈一下!”

两个小姑娘的权限不够,江山要谈的生意,得厂长来才行。

“我们厂长在楼上,我帮你叫他。”

不一会儿,一个秃顶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这位就是毛毯厂的厂长,刘建兵。

刘建兵给江山散了一支烟,“要买毛毯?”

江山点点头,“买,而且要买很多!”

闻言,刘建兵两眼放光,他这些天为了积压的毛毯找销路,愁得都不行了,江山的这番话,让他如鱼得水。

态度也变得恭敬了许多,把江山请到办公室去详聊。

“不知道这位兄弟想买多少条毛毯?”,刘建兵有些急不可耐。

“越多越好!”。

刘建兵听出了江山话里的玄机。

“大家都是生意人,这位兄弟有话就直说吧!”

江山认真严肃起来。

“一般的毛毯厂,供货一般都是先交百分之五十的定金,收货确认无误后结清尾款。”

“但考虑到刘厂长的厂子情况有些特殊,我愿意出百分之二十的定金,以每件一块五拿货,收货后七天内结清尾款。”

要是平常时候,刘建兵早就一口回绝了,但眼下工厂处于破产边缘,急需回血,他不免犹豫了起来。

江山则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态度,言语简洁有力,不断敲打着刘建兵的心理底线。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拿捏不定的是刘建兵,他越淡定,刘建兵越容易妥协。

相反,如果江山急了,刘建兵会趁机索要更多有利于他的筹码。

谈生意,核心就是要利益最大化,而现在,刘建兵因为处在破产边缘,江山掌握着主动权。

“百分之二十的定金,未免也太低了。”

刘建兵一口回绝了,但江山并不慌。

他在等,等一个对方的底线。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把定金比例定在了百分之三十。

到时,一手交钱一手拿货,七天内付清尾款。

谈成合作,江山离开毛毯厂。

货源搞定了,现在要解决本金的问题。

虽然靠着他21世纪的脑袋,没费什么劲就搞定了毛毯的货源合作,但是到时候拿不出来钱,还是白忙活一场。

可家里不仅一分钱没有,而且还债台高筑,要想拿到钱,只能走一些不正当的途径。

在这个整体贫困的年代,就算是去偷去抢,也弄不了几个钱,要想在短时间内拥有大笔资金,只有一条路可走,贷款。

雍城放贷款的不少,但有名的,是一个叫刘黑子的道上人物。

刘黑子是道上有名的大哥,手下有百来号小弟,经营舞厅洗头房等灰色产业,放贷款也是他的一门生意。

刘黑子的贷款,以下款快,额度高出名。

一旦到期还不上,轻则卖儿卖女,重则断手断脚小命难保。

据传,刘黑子放出去的贷,从来没有收不回来的。

风险虽然很高,但江山心里清楚,一旦自己把毛毯倒卖成功,这点利息,算不得什么。

从毛毯厂出发,走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江山来到了一条小巷子里面。

这一条巷子,是雍城有名的红灯区,从头到尾都是洗头房,江山以前没少来这鬼混,驾轻就熟。

“今天天气好,江少爷火气也挺旺哈,大白天的就来了。”

“我这边刚来一批姑娘,江少爷要不要来试试?”

江山刚走进巷子,一群中年妇女就嗑着瓜子笑盈盈的围了上来,向江山推销着自家的姑娘。

对于她们而言,江山已经是熟客了。

江山在这花掉的钱,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且江山出手阔绰,心情好了,还会打赏点。

因此,也成为了这些中年妇女互相争抢的贵客。

但江山今天来这,可不是来玩的。

这片红灯区是刘黑子的势力范围,江山来这,是找刘黑子的手下,让其帮忙引荐一下,去找刘黑子借钱。

刘黑子有钱有势,若没有手下人的引荐牵头,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

知道江山不是来找姑娘的,一群中年妇女瞬间没了热情,各自回自己的洗头房看门揽客去了。

在一间麻将室内,江山见到了刘黑子的手下。

说明来意后,手下骑着摩托带着江山去见刘黑子。

刘黑子住在市区,一处复古的宅院内,遥想当年,这可是朝廷高官才有资格住的。

经过通报,江山这才得以走进门槛,去见刘黑子。

刘黑子人如其名,皮肤特别黑,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

“我来借钱!”,江山开门见山。

刘黑子瞟了江山一眼,把手下人叫到身旁,了解了江山的具体情况后,缓缓开口,“打算借多少?”

“能借多少借多少!”

做生意的启动资金对于江山来说,多多益善。

“借给你可以,但你还得起吗?”

刘黑子斜视着江山,常年道上混的戾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七天之内,连本带利,一并奉还!”

江山一脸淡定,丝毫不虚。

这让刘黑子不由得高看了两眼。

“只要七天时间,你还挺有魄力啊!”

刘黑子眼珠一转,给出了额度。

“你有老婆女儿,按照行情,我可以借给你一千块!”

“为期七天,利息可以给你少算点,按百分之二十五算,期限一到,如果你还不上这笔钱,你老婆女儿归我处置!”

江山一无所有,唯一值钱的价码,也就是苏婉儿和萌萌了。

“两千!利息按百分之四十算。”

老婆孩子都赌上了,价码当然得多要点。

“好!够爽快,两千就两千!”

刘黑子大手一挥,让人把钱拿了上来。

签字画押之后,江山拿钱离开。

有了钱,江山去了毛毯厂,拿出一千五百块当定金。

按照每条一块五的单价,百分之三十的定金比例,江山一共可以拿到三千三百三十三条毛毯。

看江山出手爽快,刘建兵特批三千五百条,给江山凑个整。

物资已经准备就绪,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把物资运送到毛熊老大哥那边。

一旦这批毛毯出手,江山相信,绝对是笔暴利!

至于会有多暴利,拭目以待。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