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

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

唐晚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傅沛向林婉婉求婚,两个人顺理成章的走进婚姻的殿堂,羡煞旁人。一年前,她意外流产,傅沛发生车祸,需要换肾,一个误会,让两个人产生嫌隙,渐行渐远。他折磨林婉婉,发誓要让她生不如死,付出代价。却不知,她已经身患肺癌,到了晚期。当真相揭开时,曾经最为深爱的女人,已经被他折磨的面目全非,他真的要失去她了吗?

主角:林婉婉,傅沛   更新:2022-07-16 05: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婉婉,傅沛 的武侠仙侠小说《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唐晚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傅沛向林婉婉求婚,两个人顺理成章的走进婚姻的殿堂,羡煞旁人。一年前,她意外流产,傅沛发生车祸,需要换肾,一个误会,让两个人产生嫌隙,渐行渐远。他折磨林婉婉,发誓要让她生不如死,付出代价。却不知,她已经身患肺癌,到了晚期。当真相揭开时,曾经最为深爱的女人,已经被他折磨的面目全非,他真的要失去她了吗?

《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林小姐,肺癌三期,你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肺癌?

林婉婉瞳孔一震,她才27岁,怎么会有肺癌,还是晚期?

她颤抖着双手,不可置信:“医生,你确定?”

“你是不是林婉婉?”

她茫然点头。

“那就没错,我知道你还年轻难以接受,但林小姐我也没有办法。”

“现在入院治疗还有一丝机会,住院吧。”

住院?

林婉婉低头又仔细看了好几遍化验单,‘肺癌三期’四个字深深刺痛她的心。

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有肺癌晚期......

三年前,她还是海城的林家千金,高高在上的傅太太,可现在却物是人非。

林家没了,爸爸死了,弟弟失踪了,她深爱的男人不爱她了,如今甚至连仅属于自己的命,也要没了。

她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么?

为什么要这样待她?

林婉婉想不出答案。

她否决了住院的提议,已经是晚期还有住院的意义么?

一路上,她都浑浑噩噩,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两年前,她流产,下大雨,可傅沛却将她关在别墅外,让她淋了一夜的雨。

肺癌,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吧。

她漫无目的地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听到了一阵海浪声,抬头看过去,她的眼眶瞬间湿了。

这里......是四年前,她和傅沛相遇的沙滩。

她停住脚步,眼前就仿佛放电影一般,出现了四年前的他们,可突然一切都破碎,只看到傅沛冷冷凝着她,恨她入骨的模样。

是什么,让一切变成这样?

她捏着手里的化验单,心猛地一抽。

或许,这段情也和她的命一样,该结束了。

她走下沙滩,弯腰脱去鞋袜将脚踏进冰凉的海水里,忽然起了一个念头。

不如离婚吧。

最好的爱便是放手,既然他那么恨她,不如离婚还他自由。

也还她自由。

缘起于此,便也该灭于此。

于是,她打给傅沛。

“在忙么?”

电话那头传来傅沛不耐烦的声音:“你又想干什么?”

“我在海边,想见你。”

傅沛冷笑:“林婉婉,你闹够了没有?我没空陪你疯!”

“阿沛,不如,我们离婚吧。”

不等傅沛回话,她又加了一句:“我把地址发你,等你来了再说。”

挂了电话,她将地址发给傅沛便关了机。

她害怕听到答案,就算要知道,至少让她见他一面,也好。

而且,他看到那个地址,应该会......动摇吧?

不知过了多久,林婉婉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怒气冲冲地质问声。

“林婉婉,你以为自杀就能博取阿沛的同情?”

叶朵儿站在海边看着已经踏入海水之中的林婉婉,冷笑道:“阿沛恨死你了,恐怕你死了,他也只会高兴!”

林婉婉的心猛地一揪,很疼。

她和傅沛是自由恋爱结的婚。

那时候,她是林家千金,他是海城首富,门当户对,金童玉女。

结婚的时候,他答应会宠她一辈子,可不到一年,她流产住院要死的时候,他却失踪了。

等再出现之时,他仿佛变了一个人。

开始对她冷言冷语,夜夜不回家。

没过多久,林家便破产,父亲跳楼而亡,弟弟也下落不明。

她以为他会安抚她,可他对她只有冷漠,两年的时间,她逐渐从失望到如今成了绝望。

又恰逢,查出来了肺癌晚期,所以她才想离婚。

但是,她没有想到来的人会是叶朵儿,她的好闺蜜!

是以为她要自杀,所以连人都不打算来了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叶朵儿勾唇嗤笑道:“阿沛开会的时候,手机都会在我身上,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林婉婉咬着惨白的双唇:“叶朵儿,我当你是闺蜜,你却惦记我的丈夫?”

“惦记?”叶朵儿嘲讽一般地笑道:“林婉婉,你失忆了?这两年来,阿沛出席活动哪次不是带我?你真的心里没数?”

闻言,林婉婉心一抽,她没忘记。

她怎么会忘记呢?


 

但她不愿在此被叶朵儿打败。

她走到叶朵儿的面前,冷冷凝着她:“但我是傅太太,而你顶多算一个绯闻!”

“你!”

叶朵儿抬手便一掌打在林婉婉的脸上,打得她身子一歪险些摔倒。

“贱人,你真当我是傻子?林婉婉,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奉陪到底!”

说罢,叶朵儿便将林婉婉拽入海里,与她面对面而站。

林婉婉被她拽地生疼,拼命挣扎着想要将手抽出来。

却见,叶朵儿看着她诡异地笑了笑:“林婉婉,你猜我们一起掉水里,阿沛会救谁?”

话音刚落,林婉婉便见叶朵儿借着她挣扎的力气猛地向后一仰,朝着岸上惊恐地喊道:“婉婉,不要!”

她一怔,伸着的双手还没收回,便感觉有人在水里拽了自己一把,将她直接拉入了海水之中。

随即,便是喉咙灌入海水的声音。

就在这时,林婉婉隔着水朦胧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朵儿?朵儿?”

是他,她的老公傅沛,但叫的不是她的名字。

她挣扎着想要叫傅沛,可是嘴巴一张便灌入又咸又苦的海水,让她连呼吸都很困难。

傅沛西装外套也来不及脱,便朝着叶朵儿所在的深海区游去,全然不顾在水中扑腾的林婉婉。

他忘了,她不会游泳。

她不想死,奋力地蹬着双腿,终于将头浮出了水面,艰难地爬到了岸上。

一转头便见傅沛抱着叶朵儿浑身湿漉漉地海里走出来,径直将叶朵儿送上了救护车。

林婉婉的心如这海里的水一般冰冷刺骨。

叶朵儿会水,可她不会,但傅沛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真的是那个曾经答应会爱她一辈子的男人么?

林婉婉脸上的海水混合着泪水滑落到嘴边,味道更加咸了。

突然,她被人大力从地上揪了起来,一抬头便正好对上那双阴鸷的眸子。

“林婉婉,你想死是吧?我偏不让你死!”

林婉婉一僵,呆呆地看着傅沛,苍白的双唇沙哑地喊道:“阿沛。”

但傅沛完全不顾她的虚弱,又将她一把丢在地上,威胁道:“林婉婉,如果你再想死,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阿沛,到底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要让曾经的爱情变得这么不堪?

傅沛低头睨了她一眼,冷笑道:“两年前你就应该清楚代价!”

她伸手想去抓傅沛,但还未抓到,便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她何时想过去死?她不过是想离婚还他自由......

等林婉婉醒过来已经住到了医院,她挣扎坐起来,四处没有傅沛的身影。

医生站在她的床尾,恼怒道:“林小姐,你如果不想死得太快,就安生一点,跑到海水里去干什么?”

她一怔,有些惊慌地看着医生:“我......抱歉。”

“你给我道歉做什么?林小姐,这是你自己的命,你该珍惜。”

她没有想到,对自己说这样话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医生。

她点点头,抿唇:“好。”

回去的路上,她感觉身体轻飘飘地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起来一般。

可当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艰难地回到家,还没反应过来,便迎面挨了重重一巴掌,随即传来一阵咆哮声。

“林婉婉,你明知朵儿怀孕了,居然还拉着她去海边?你想杀了她?”

林婉婉脑子一嗡,嘴角溢出鲜血,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向傅沛。

相爱的时候,傅沛何时打过她?

如今却因为叶朵儿怀孕打她?

傅沛见她不说话,一怒之下,便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林婉婉,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朵儿流产?你又杀人了!”

流产?

又杀人?


林婉婉涨红着脸颊,感觉快要呼吸不上来的时候,傅沛猛地松了手,转而捏住她的下颌。

“林婉婉,我答应要替朵儿的孩子讨回公道,所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林婉婉咳嗽了几声,眼泪顺着脸庞滑落。

“阿沛,我根本不知道她怀孕了,我也没有想杀她……”

傅沛冷笑一声:“呵,这两年你嫉妒发的疯还少?朵儿说你就是嫉妒,所以才会想连她一起杀了!”

自从他们决裂,已经两年了。

这两年里,傅沛不肯离婚,但却一次又一次地羞辱她。

忽然,林婉婉感觉喉咙冲上来一团血,她皱了皱眉,强行将血腥咽了回去。

“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沛眸色阴沉可怖,仿佛下一秒就要杀了她一般:“你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如果当年不是朵儿给了我一个肾,我早就死了!”

“什么肾?”

话音刚落,傅沛便将她一把按倒在地上,粗暴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少给我装!”

林婉婉吓了一跳,哭着制止,可身体本就虚弱哪里挡得住傅沛,很快衣服便破碎不堪,露出一片一片雪白的肌肤。

“不要!阿沛,不要!”

傅沛嗤笑一声,没有一丝温柔,“这不就是你想要的?装什么装?”

林婉婉泪流满面。

在这一瞬间,她甚至不知道到底是身体更痛,还是心更痛。

她更想不通,那个爱她如命的傅沛去了哪里?

两年了,她找遍了所有的理由,都没有找到答案。

她只知道他恨她,很恨,很恨!

却不知道答案。

他是真的爱上了叶朵儿么?

毕竟,他的花边新闻很多,却没有碰过一个人,唯独对叶朵儿,他是在乎的。

半晌后……

傅沛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直接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林婉婉觉得眼睛很痛,仿佛是流干了眼泪,干涩得痛。

她盯着天花板,用手隔着胸摸了摸自己的肺,喃喃道:“还有半年,也够了。”

大概是傅沛的态度让她下了决心,都快要死了,还留在他身边讨嫌做什么?

她要离开。

也必须要查清楚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沛为什么会变,爸爸又为什么自杀,弟弟又到底去了哪里。

思前想后,她想到一个人或许会知道答案。

她忍着身上的疼痛走进浴室,路过镜子的时候,她看到全身的青紫血块,忍不住苦涩一笑。

既然那么恨她,为什么还要碰她?

洗过澡,林婉婉换了一条长裙,便出了门。

到了医院,她径直走到叶朵儿的病房。

推门走进去,傅沛并不在,她松了一口气。

叶朵儿见到林婉婉并不意外,不屑地扫了她一眼:“你来干什么?找阿沛么?”

“不是。”

“那你是来质问我,为什么我要抢走阿沛?”

“也不是。”

这话问得可真无趣。

叶朵儿有些不耐烦了,皱眉道:“那你到底想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来献殷勤,讨好我?”

林婉婉摇摇头:“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朵儿一怔,随即冷笑道:“两年前发生了什么,你问我?问错人了。”

“我爸爸为什么自杀?”

“不知道。”

“我弟弟呢?”

叶朵儿看着脸色苍白的林婉婉,心中一阵厌恶,将边上的水果刀砸了出去。

“林婉婉,你有完没完?你家的事跑来问我?吃错药了?”

她蹲下来将刀从地上捡起来,咬唇失落地走到叶朵儿床边。

“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叶朵儿狐疑地看向林婉婉,她怎么会好端端地问起两年前的事?

这两年里,林婉婉几乎从来没怀疑过自己。

见叶朵儿这般肯定,林婉婉更是失落了,她打算将刀放回原处。

可谁料,下一秒,叶朵儿忽然握住她的手,身体直直撞在了刀上。

速度很快,林婉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她惊恐地松开刀向后退了一步:“你……”

可话还未说完,身边便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紧接着她的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林婉婉,你找死?”

她想解释,上前去拽傅沛的手,却被他大力甩开,跌坐在了地上。

随即便见傅沛抱着叶朵儿着急地向外跑。

林婉婉一抬头,却正好看到叶朵儿得意的笑容,再一眨眼,却又见叶朵儿闭上了眼睛。

她眼花了么?

她刚刚好像看到叶朵儿笑了……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从地上站起来,突然一口鲜血涌上,她慌忙跑进厕所吐了出来。

看着鲜红的血液顺着下水道流走,林婉婉蹙眉擦了擦嘴角。

她的肺癌已经这么严重了么?

半年没问题的吧?

林婉婉从厕所出来,打算先回别墅,可一开门,便看到傅沛的助理卫崇站在门口拦住了她的去路。

“夫人,先生让我送你回别墅。”

林婉婉愣了一下:“我自己会走。”

但卫崇没有退让:“夫人,这是先生的命令,您别为难我了。”

见状,她只能点头:“走吧。”

上车之后,她无意地问道:“他是怕我跑了么?所以让你监督我。”

卫崇尴尬地笑了笑:“先生可能是怕夫人今天下海着凉。”

这话卫崇自己都不信,毕竟这两年来傅沛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

好在林婉婉没有再追问,而是偏头看向窗外。

她要离婚!

她要离开傅沛!

以前,她总以为将一切交给时间,时间会给她最好的答案,傅沛也会回到她身边。

可如今,她看不到未来,而她也没有时间陪他耗下去了。

既然,他已经选定了叶朵儿,他又那么爱叶朵儿,她何必当这个中间的阻碍呢。

就算不甘心,就算她还爱着他……

只有半年时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等不起了。

回到别墅,卫崇果然没有离开,一直守在房门口。

林婉婉去哪,他便去哪。

只不过是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破。

最后,林婉婉骗卫崇说自己要去洗澡,才将他关在门外。

她将离婚协议放在床头,回头不舍地环顾了一圈,咬牙从窗户爬了出去。

房间在二楼,她低头看下面,双腿微微有些发软。

她深呼吸一口气,咬牙顺着管道爬了下去。

毕竟二楼还不算高。

林婉婉不能开车,只能步行,而别墅又在郊区,还没走到市区,天便黑了,而她也累得走不动了。

“好累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让她头有些晕沉。

迷迷糊糊之中,一辆车亮着车灯与她迎面而来,就在快要撞上之际,车子猛地刹车,吓得林婉婉跌坐在了地上。

等她看清车牌号的时候,一道阴影已经落在了她的头顶。

“林婉婉,你别想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