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草包王妃实力超强

草包王妃实力超强

甄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凤无心不属于这个陌生的异世界,她本是华夏玄门医者,一手出色的医术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可是美好的人生却在一夕之间破灭,她在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新身份是个王妃,不过却是遭人嫌弃的那一个。原主不学无术,在家中受尽了欺凌,嫁给王爷之后,每天都要承受来自对方的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凤无心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定要讨回个公道!

主角:凤无心,北辰夜   更新:2022-07-16 05: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无心,北辰夜 的武侠仙侠小说《草包王妃实力超强》,由网络作家“甄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无心不属于这个陌生的异世界,她本是华夏玄门医者,一手出色的医术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可是美好的人生却在一夕之间破灭,她在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新身份是个王妃,不过却是遭人嫌弃的那一个。原主不学无术,在家中受尽了欺凌,嫁给王爷之后,每天都要承受来自对方的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凤无心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定要讨回个公道!

《草包王妃实力超强》精彩片段

“死了?那便将爱妃的尸体扔到军营犒赏三军,为北辰国的男儿郎做些贡献吧。”

男人磁性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清冷的如同一汪死水平静毫无波澜,即便悬梁上吊着的女人,是他昨日刚娶进门的王妃。

可……就在此时。

寂静压抑的房间,突然间响起一声清脆的国骂声。

“TMD杂碎,一起下地狱吧!”

悬梁上,被白绫吊着身着嫁衣女人猛地睁开血红的双眸,唇角那一抹冷笑杀意凛冽。

并不知自己死而复生的凤无心,果决的按下手里引爆炸弹的按钮,准备与组织里的恶魔一起葬身火海。

但——

她连续按动了三四次也不见爆炸的轰鸣声响起。

凤无心抬起手。

入眼的并非满是鲜血伤痕的双手,而是一双白白净净空空如也的纤纤玉手?

遥控器呢?

她不是应该按动炸弹的按钮,要与那群畜生同归于尽么?

正当她疑惑不解之际,忽然间一种无法形容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好似有一条巨蟒死死的缠绕在脖子上要将她勒死一般。

与此同时,一幕又一幕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的不断的涌入脑海。

“好疼!!!”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一幕幕陌生的画面侵蚀着神经,那撕心裂肺的痛袭向四肢百骸。

“哦?还活着么。”

房间中,男人低垂的眼眸微微上挑,似乎对于凤无心的死而复生感到一丝丝的意外。

可下一秒,砰地一声!

也不知是白绫承受不住她的挣扎,还是她命不该绝。

身着嫁衣的凤无心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脊背狠狠地摔在冰冷的地板上。

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寒风入肺又冷的她咳嗽了起来。

“嘶,咳咳~~”

但转瞬间,便是一阵阵的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狗东西们没想到老娘又活了吧!”

又是一句脆生生的国骂。

凤无心完全消化了原主的记忆。

二十一世纪身为雇佣兵的她,已经死在了帝国大厦。

此时此刻的她,灵魂重生在异世界的北辰国,成为北辰国凤家三小姐。

一个软弱,无能,废物,受尽欺负的憨逼草包。

被渣爹凤千山威胁,代替嫡女凤天娇嫁入夜王府,成为变态疯批王爷的妃子。

“敢骂本王是杂碎是狗东西,爱妃不愧是凤家的女儿,勇气可嘉。”

磁性低沉的声音透着戏谑的笑意,将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凤无心寻着声音艰难的转过头,只见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缓步走上前。

那是怎样一幅惊为天人的面孔。

一双不浓不淡的剑眉润色完美,墨玉般深邃眼眸如同邪恶的无底深渊,引诱着人的灵魂堕落。

可眉宇间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又仙气十足,让人匍匐朝拜不敢亵渎。

可怖的邪神与圣洁的神明,这两种本该相斥的气质,却在他身上完美的融合。

只可惜。

长得再好看,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暴戾疯批的事实。

原主嫁入夜王府当日便被他下令扔进了柴房,还在原主身上下了蛊毒,更是送上了三尺白绫。

美其名曰二选一,要么蛊毒发作万虫噬心而死,要么自我了断而死。

显然,草包三小姐选择了后者。

不仅如此,死后还要把自己王妃尸体,送去军营充当充气娃娃犒赏三军,正常人能干出这事儿?

“看着我做什么,我又没骂你,我骂的是狗。”

自己接茬找骂,怨得了她?

凤无心想要挣扎坐起身,谁知下一秒男人一步上前,骨节分明的大手揪住凤无心的头发直接提到了半空中。

二人四目相对。

“从没有人敢对本王这么说话,女人你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男人眼深邃的眸光凝视着鼓掌之间的凤无心,仿佛在看着一只随时可捏死的蝼蚁,毫无半分怜悯仁慈之心。

“呵~也从没有人敢揪我的头发,男人,你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凤眸中杀意涌现。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凤家三小姐,此时此刻的她是重生而来的钮祜禄凤无心。

被举在半空中的凤无心,找准机会一记肘击直击男人心脏。

擒贼先擒王,她要利用有限的短暂爆发力,将男人击杀然后离开王府。

“不错,招数狠毒可惜力道不足。”

男人赞赏着反手一把抓住了凤无心祭出的直钩拳,谁知这一招只是虚晃,真正的杀招在下三路。

“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去死吧!”

阴招也好明招也罢,击杀敌人就是妙招。

凤无心有绝对的自信,这一击命中后,此人就算被救活了也会后半生瘫痪在床绝后了此残生。

可……就在此时。

一阵剧痛从心脏四周蔓延开来,仿佛有数万只虫子蚂蚁在啃咬着她的心脏。

扑通一声!

凤无心直挺挺的倒地不起,意识也渐渐的浑浊了起来。

该死的。

原主体内的毒,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难道刚刚重生的她,又要死了么……

嘀嗒~

嘀嗒嗒~~

嘀嗒嗒嗒~~~

好似有水落在脸上,是下雨了么?

更奇怪的是,当雨滴顺着口中流入咽喉进入身体里,万虫噬心的痛竟然渐渐消退。

“有趣,本王突然间不想杀你。”

男人端着碗将碗里的药倒在凤无心的脸上,也不管会不会呛死她。

“不如爱妃陪本王玩个游戏。”

“一百天。”

“只要爱妃陪本王玩够了一百天还不死,本王就还爱妃自由。”

墨玉的深邃眼眸浮现出少有的笑容,明明俊美的惊为天人,却冷得让人恐惧的不能自已。

不容凤无心开口回绝,男人自顾自的决定了一切。

“今天姑且算作第一天,本王甚是期待接下来的九十九天。”

磁性清冷的话音回荡在瑟瑟寒风中,男人不再多看凤无心半眼离开了柴房。

半敞开的木门吱嘎吱嘎作响。

躺在地上的凤无心缓缓睁开双眼,全身上下如同一块僵硬的木头动弹不得。

即便如此,她还是表达了最后的倔强,朝着白影远去的方向竖起了中指。

“北辰夜……”


柴房,顾名思义,堆满木柴的房间。

没有高床没有软枕,只有一个四肢僵硬的凤无心,躺在地板上盯着原主上吊的房梁。

半截白绫悬挂在梁上,寒风吹过飘动在眼前,似乎提醒着凤无心接受眼下的事实。

“虎落平阳被犬欺。”

没想到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医武双绝的雇佣兵女王,穿越成一个草包废物小憨逼。

记忆中,原主在凤家的时候就被凤天娇等人随意打骂,虽是是凤家三小姐之身,可连下人都敢欺辱她,过的日子更是猪狗不如。

直至多年不见的亲爹凤千山,出现在面前要将凤无心收做嫡女。

小憨逼以为终于得到父爱关爱,却不曾想到渣爹亲手将她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让凤无心代替凤天娇,嫁给了残暴狠厉的夜王,成为他第十三任王妃。

也是够可怜的。

原主在凤家被欺负,嫁入夜王府一日又被逼的悬梁自尽。

怂!

临死前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才划算,就像帝国大厦那群畜生,要死那大家一起下地狱。

万虫噬心的疼痛已经消散,冰冷僵硬的四肢也渐渐回暖。

躺在冰冷地板上的凤无心已经恢复了体力,只见一道红衣身影起身来到门边,凤眸警觉的看着四周。

“呵~”

“百日游戏?”

“自大又变态的男人,当真以为我是从前的凤家三小姐,会乖乖的待在柴房等你虐待?”

回想起北辰夜临走时说的那些话,凤无心不由得冷笑出声。

她可没有时间陪一个疯批玩游戏,趁着柴房四周没有人把守,此时正是离开的最佳时机。

而且凤无心有绝对的自信,只要她想走,即便是天王老子也留不下她。

红影如鬼魅般若隐若现,游走在王府的边缘地带,完美的躲避开巡逻的侍卫视野。

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

只要出了那道门便可离开王府,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可——

正当凤无心踏出一步之时,十几名王府暗卫簌簌出现拦住了去路。

“没有王爷的命令,还请王妃退后。”

暗卫口中的请字说的十分生硬,王妃二字更别提多么的轻蔑。

“我若不退呢?”

凤眸笑意挑起,凤无心如疾风一般先发制人。

招招利落的擒拿手只要近身便听到生生脆响,不过几个呼吸间,凤无心已经撂倒四名黑衣暗卫。

“一群乌合之众,也想拦住我的去路,痴心妄想。”

阳光之下,红衣飘动,如野火一般狂傲。

哀嚎声中,凤无心踏着暗卫的身体,一步步走向大门……

“王爷,那女人要逃了……卑职这就去把他抓回来。”

“不需要。”

磁性低沉的声音平缓中透着一丝趣味,似乎并不担心他的猎物会逃出夜王府。

王府中最高的一处阁楼上,北辰夜早已将一切尽收眼底。

从凤无心鬼鬼祟祟的溜出柴房开始,他便注视着这女人的一举一动。

“王爷……卑职想不明白,凤无心虽是一个没用又废物的草包,可总归是凤千山安插在您身边的奸细。”

侍卫贺琪正拧着眉头。

王爷明明娶的人是嫡女凤天娇,可凤千山狸猫换太子将新娘子掉了包,让三小姐嫁入王府。

再者,这三小姐真是干啥啥不行,上吊也要把白绫栓结实一点,不仅没死还浪费了一根上吊绳。

“王爷,您就真不怕她跑了呀?”

眼看着凤无心已经走到了大门,若是被她逃出去了,再想抓住可就难于上青天了。

“三。”

“二。”

“一。”

并未理会侍卫的碎碎念,北辰夜倒数三个数。

而此时,刚刚跨出夜王府大门的凤无心,忽然间吐出一口鲜血。

原本消散的万虫噬心之痛,再次卷土重来。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个情况,两眼一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TMD……有毒!

……

……

……

一觉不知岁月。

等凤无心再次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

又是那熟悉的冰冷地板,还是那熟悉的一堆木柴,看来她又回到了出生点。

“爱妃是想逃走么。”

北辰夜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温和的好听又刺骨的寒冷。

抬起头,躺在地上的凤无心看着比神明都要俊美的男人,一抹冷笑勾勒在唇角。

“难不成你觉得我会留在夜王府,和你恩爱白头子孙满堂?”

“本王喜欢丰满的女子,像爱妃这种缺斤少两的女子还不够资格。”

“??????”

凤无心有被北辰夜的恶意羞辱到。

“爱妃无须惭愧,等你陪着本王玩够了剩下的九十九天,本王或许会给你一次侍寝的机会。”

“呵~~我可真TM的谢谢你。”

看着眼前不仅自大自狂还毒舌腹黑的男人,凤无心缓缓地坐起身,将一根带着尖刺的木柴藏于衣袖之下。

“北辰夜,你当真以为一个小小的夜王府能困得住我么?”

在这如此之短的距离内,凤无心有绝对的信心,以木柴的尖刺端作为武器杀死北辰夜。

“你若困得住我,从此以后我凤无心跟你姓。”

红衣身影转动,凤眸之中杀意涌现。

一个合格的雇佣兵能将天地万物化做武器为己用,而她是医武双绝的雇佣兵女王。

受死吧,北辰夜!

“哦,对了,本王忘记告诉爱妃,你身上所中的蛊毒名为本双生蛊。”

“每日正午不服解药爱妃会死,本王受伤爱妃也会死,爱妃离开本王超过百米也会死。”

北辰夜淡淡浅笑着,看凤无心手中刺过来却停滞在半空中的木柴,明知故问着。

“爱妃这是做什么?”

空气仿佛凝结住了。

凤无心和举木柴的手都僵直在这一刻,耳边一遍一遍的回荡着北辰夜说的那三条定律。

“大胆妖女,竟然敢刺杀王爷。”

守在门外的侍卫贺琪正拔刀冲进柴房,准备将行刺的凤无心斩杀倒下。

可——

前一秒还杀气腾腾的凤无心转瞬间变了脸,随手又拿起一根木柴绕到北辰夜身后为他捶背。

“死孩子怎么说话呢,啥叫刺杀!我正在给我敬爱的义父捶背。”

“义父,你看力这道如何?”


凤无心的转变让贺琪正一时接受不能。

看着前一秒还要刺杀王爷,下一刻却殷勤的给王爷捶背,并且叫着王爷义父的女人……

贺琪正脑海里只有无耻两个字能形容她。

不是说凤家的小姐个顶个都是名门闺秀,可这两天看来,凤无心就跟个女土匪似的。

“受累问一句……是不是我离你太远会死,每天正午不吃解药会死,另外你受伤我也会死?”

北辰夜不再重复问题的答案,形同默认。

原来如此。

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昏迷是因为没服解药。

第二次昏迷是则是与北辰夜的距离太远,触发了身体里的毒。

还好,还好刚才没来得及下手杀了北辰夜,要不然……

“行,不就是陪义父您玩一百天的游戏么。”

“爱妃无须这般客气,你与本王本就是夫妻,在接下来的九十八天里,本王期待爱妃的表现。”

一抹惊为天人的笑容浮现在北辰夜侧颜上,明明是笑着,凤无心却感受不到半分笑意,甚至背后寒意森森。

这样的人,要么是内分泌失调的更年期患者,要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批。

显然,北辰夜两点都占全了,是一个内分泌失调的疯批。

既然疯批王爷说每天正午服用解药就可暂时压制住什么双生蛊。

那就先稳住北辰夜,拿到解药后分析成分,研制出解药后杀了这个疯批,劫走夜王府所有财产远走高飞!

哈~哈哈~哈哈哈~~~~

“爱妃在笑什么?”

北辰夜磁性清冷的声音,将凤无心从美好的幻想中拉回到现实。

“没什么,义父……不,亲爱的王爷!”

凤无心笑着咪咪着凤眸,咧开嘴漏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

“这都快正午了,亲爱的王爷您是不是该给我解药了?我万一凉了不就没人陪你玩了么。”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凤无心和北辰夜要着解药,她可不想再承受双生蛊发作时候的万虫噬心之痛。

“不急,爱妃随本王去落月阁。”

并不理会凤无心愿不愿意,北辰夜利落潇洒的转身离开了柴房,直奔王府门外走去。

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凤无心半眯着凤眸杀意腾腾。

若不是杀了他自己也会挂,她一定把这货碎尸万段了喂狗。

“去落月阁做什么?亲爱的王爷你等等我,人家家这就来!”

……

……

……

落月阁

北辰国落月阁,以珠宝闻名于世,尤其是以落月石打造的首饰更是七国一绝。

多少富豪皇族穷其万两,也要买上一颗镶嵌着落月石的珠宝首饰,以彰显自身尊贵的地位。

夜王府的马车停在落月阁门前。

凤无心跳下马车,仰头看着落月阁金光闪闪的硕大牌匾,心底一阵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原主的记忆中好像到过这个地儿,但具体发生过啥忘了,反正不是什么好回忆。

当啷一声!

一颗碎银子从马车里滚到了凤无心面前。

“亲爱的王爷,您这是?”

一两碎银子是北辰夜扔给她的,难不成这货良心发现请她喝奶茶?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今日的游戏很简单,本王要你用一两银子将落月阁的镇店之宝碧海珠买下来。”

“……”

凤无心虽然不知碧海珠长什么样子,但前面既然冠上了镇店之宝四个字,必定价值千万。

北辰夜这种行为无疑要她拿六七百块钱买下限量款的劳斯莱斯。

“王爷……做人不要太过分,会遭报应的。”

“本王就喜欢做过分的事情,况且,留给爱妃的时间不多了。”

低沉的眼睑微抬,北辰夜示意凤无心看一看即将正中的太阳。

看着那张惊为天人又想锤烂他狗头的笑颜,凤无心咬着唇角将飙升的怒火压制了下去。

行!

“擎好儿吧,我一定不辜负您的重望。”

拿着北辰夜扔到面前的一两碎银子,凤无心转身进入了落月阁。

一个古代的疯批王爷,还想让她二十一世纪雇佣兵女王连续吃瘪。

FUCK!

“王爷,凤无心她靠谱么?”

贺琪正皱着粗眉,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越发的浓烈。

“爷,您里边请。”

“许公子您来了,这边请。”

“王员外好久不见了,里边坐。”

落月阁掌柜海大年殷勤的招呼着客人,可到了凤无心这儿,一张脸瞬间臭了下来。

“哪来的乞丐?滚滚滚,咱们这儿可没剩饭剩菜,你要饭去对面客栈要去。”

看着眼前一身脏不垃圾嫁衣的凤无心,海大年将她当成了乞丐轰出去。

“我不是……”

凤无心刚想开口解释什么,一道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海掌柜误会了,她可不是什么乞丐,她叫凤无心如今可是夜王正妃呢。”

落月阁二楼缓缓走下一个女子,那女子容貌姣好生的贵气,可一双上扬的眼眸在看着凤无心的时候,满眼的鄙夷轻蔑之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